别子晞&sure

爱镇魂,爱巍澜,爱巍澜衍生,爱朱一龙水仙
不经常更新莫见怪
同时经常坑,所以会写短篇
初来乍到,请多指教,这里别子晞!

【狗血爱情故事】.2

#巍澜,樊牧,风远,心沉,井东
#内含程慕生X杨修贤 胡杨X杨修贤大三角,慎入,谁较真我就就就,生气了啊(。・ˇ_ˇ・。:)
#如题,超级狗血,慎入

“行行行,是是是,你和你家沈教授相亲相爱一家人,可以了吧?能不能别这么欺负我们还没有脱单的?”杨修贤单手托腮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嘴里啧啧了几声故意把声音拉长,显得这几句话特别欠揍。

“我看你这是嫉妒。”赵云澜高傲地昂起头,要不是搂着沈巍腾不出一只手,早就当场来个叉腰了。

“我嫉妒你?呵,笑话,”杨修贤倒是笑出了一口气,露出一口小白牙呲他,“谁嫉妒你了?我还怕你嫉妒我可以天天浪在夜店里找人猎艳呢。”

“我媳妇在呢,可别挑拨离间啊你,”赵云澜回头瞟了一眼发现沈巍面上表情没有什么变化,还是挂着那上扬弧度非常巧妙的笑,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赵云澜居然可以从沈巍深邃的眼眸里读出了一点晦涩难猜的妒忌。

赵云澜面上笑得可灿烂,但是内心给沈巍那好看的眼眸给硬生生拧巴了一下,他知道沈巍虽然嘴上不说,但是还是有点介意他以前那些丰富的情史,这下眉毛有点不自主地轻轻上扬了一下,沈巍是什么人啊?之前可是说过想把之前看过赵云澜的人的眼珠子挖下来的人,赵云澜感到有点不对劲,要是他这会再不好好哄哄沈巍,晚上的夜间生活他可就不好过了,说不定最近这几天还起不来呢。

于是赵云澜马上好声哄哄沈巍,用纤细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蹭了蹭沈巍冰冷的手背,带茧的指腹也顺势轻轻摩挲着沈巍手上的软肉,身子凑近沈巍好好蹭了蹭,嘴里还不忘甜腻腻地说着,“小巍,你是知道的,我心里只有你,别听杨修贤那家伙胡扯,快快快,别皱眉了,老公心疼的。”说着抽出另一只爪子就覆上了沈巍蹙起的秀眉动作轻柔地揉了揉。

“也没有。”沈巍这下紧蹙的眉头终于彻彻底底舒展开,还勾起了唇角笑弯了一双好看的眼眸露出一个让赵云澜喜欢得不行的笑,“我当然相信你。”

“我就知道媳妇最爱我,最相信我了。”赵云澜嘴里贱兮兮地说,又把身子贴近了沈巍好好蹭了一下,杨修贤眼看着赵云澜和沈巍简直要蹭出一身的火了,生怕烧到自己,往后靠了一下椅背挑了挑自己的手指甲,和牧歌问,“那什么,你大学要同学聚会了是吗?”

这一句话简直就是倏地拿一块石头猝不及防地扔进原本波澜不惊的大海里,这下连赵云澜都不和沈巍拉拉扯扯搞些尤东东见了留下心理阴影的事情了。

“诶?”牧歌好像有点惊讶,错愕地盯着看似无所事事放荡不羁爱自由的杨修贤在断断续续抠自己指甲,下意识咽了一口唾沫,没由来感到有点心虚地眨眨无辜的大眼睛,尽力平复了心情洋装镇定道,“修贤哥怎么知道?”

“哼,我怎么知道,”杨修贤阴阳怪气地说着,抠自己指甲的动作越来越狠,就连一向显得妖治的修长的眉眼都隐隐透露着一股不知名的阴戾,一直隐没到向上弯弯翘起的眼睫里,“有韩沉和赵云澜在,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还没等牧歌微微睁大眼眸将更加错愕的眼神从杨修贤阴戾的眼神转向不言语正在喝茶的韩沉,无辜被杨修贤拉着背锅的韩沉就已经面无表情地放下刚刚捧起的茶杯,一字一板地说:“和我没关系,找赵云澜。”音落轻轻点了点头继续捧起刚刚被他小啜了一口的茶杯,面不改色地饮着,毫不留情把锅传给了赵云澜。

“干什么把锅扔给我。”赵云澜懊恼地抱怨了一声,继续在沈巍搂在怀里泄愤似的在沈巍脸上重重亲了一口,这才消了点气说,“明明是杨修贤自己要来找我的,我才告诉他的。”

眼看着杨修贤和赵云澜两个人要掐起来了,身为他们的导火线牧歌先生,轻咳了一声,不安地用纤长的手指揉了揉自己的衣角,说:“好啦,确实。修贤哥想说什么?”

“我也要去。”见牧歌开口说话了,杨修贤也懒得和赵云澜怄气,见缝插针似的明摆着说。

“你去干什么?”牧歌有些哭笑不得,“又不是你的大学聚会。”

“我怕你的那个渣男前男友又要搞出什么幺蛾子。”杨修贤一字一板地说。

总算有个尤东东知道的话题了,他也连忙见缝插针似的抢话道:“我知道知道!那我可不可以也去?”

“小朋友去那里干什么?毛长齐了吗你?”杨修贤毫不客气地把炮火怼向尤东东。

“我好奇嘛。不行啊?”尤东东是真的好奇,之前他就听说了牧歌有一个很渣男的前男友,杨修贤同志每次提到都咬牙切齿,简直恨不得把人拉出来揍他一万遍都不解气,就连韩沉同志提到也是面上一冷,手指下意识地做出了个开.枪的动作,看得尤东东有点心肌梗塞。

但是尤东东是真的好奇,当然,他要是也可以见到那个让牧歌这么伤心的渣男的话,他一定也要疯狂diss那个家伙。

“去个屁你。我在就可以了。秒杀那个渣男。”杨修贤斜视了尤东东一眼,然后又瞬间柔化了眼神深情款款地看向牧歌,“我一定要去。”

虽然杨修贤看牧歌的眼神这么温柔且情意绵绵,但是说的那句话,简直和眼神就是两个世界,冰冷得吓人,尤东东简直要被冻伤了。

就在这时,门突然被推开,牧歌一看,哦,是章远。

评论(4)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