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子晞&sure

这里全职厨和盗笔厨
喜欢全职的好多冷CP
不经常更新莫见怪
初中开学了冷漠
同时经常坑,所以会写短篇
初来乍到,请多指教,这里别子晞!

不知道第几次,被熟人发现了在LOFTER上的号。
我的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想说,嘤嘤嘤,好man哦

#●点我看花无谢搞事情
#吃惊!程慕生和罗非餐厅私会!
#罗浮生你的生煎好吃吗?
#扒出来了,原来冯豆子和傅红雪是花无谢搞到真的!
#一句话巍澜,胡贤

3.论居一龙同志是怎么带三个娃还在娱乐圈里浪的

#《论居一龙同志是怎么带三个娃还在娱乐圈里浪的》.3
#别子晞来填坑啦
#二花璧璧小雪变成小孩子穿越来居居的生活啦

“什么?我们三个?那朱兄......”话音未落,连城璧就已经有些忐忑不安地瞟了朱一龙一眼,好像他们三个结拜成兄弟不带他玩就是他们不对在欺负朱一龙一样。
不,你别看我。没结果。朱一龙同志有这么一星半点的慌,他脸上挂着的笑僵硬得好像看到了白宇同志给他一连发了几百张不同模样造型的毛猴照一样。
“啊,我不用。再者说,是你们三个穿越来的,而且你们都是古代的,不关我的事。”朱一龙同志想发白宇同志在和他接受采访时的表情包,“你们开心就好,不用管我的死活.jpg”。
还有冯豆子抱紧他的亲亲绿色羽绒服的那张“别搞我,没结果.jpg”的表情包。
“啊,这不太好吧?”搞事精花无谢秀气的眉头一蹙就想为并不想争取机会的朱一龙同志争取机会,但又被朱一龙同志一脸惊恐地拒绝了。
傅红雪看一眼笑得正欢的花无谢,再看一眼一脸无奈但依然保存良好家教的连城璧,最后再看一眼惊恐的妄想逃脱的朱一龙同志,浅色的唇翕动了一下,最后还是抿了抿选择闭嘴。
傅红雪觉得,这个世界真的是疯球了,就连穿越都有这么不靠谱的队员,虽然看上去还挺可爱的,但是他还是选择沉默。
连城璧咽了咽口水,还是有点懵,不知道为什么怎么了就要桃园三结义拜两个兄弟了——毕竟朱一龙同志非常干脆地拒绝了——他有点不理解花无谢的脑回路。
小搞事精花无谢眨巴眨巴一双无辜的眼眸,心里暗自盘算着什么时候才可以让另外两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小朋友和他一起搞事情,一想到以后做错什么事可以躲连城璧身后,实在不行还可以给傅红雪使个眼神用武力解决问题,想想还有些小激动呢喂!
朱一龙同志眼看没他什么事了,掏出手机打开微信点开白宇的信息栏,然后条件反射就想发过去一张突厥王子乱你心曲的表情包,图都打开了才发现有什么不对,顿了顿才想起要给白宇同志求助的事情,卡姿兰大眼睛眨了眨,有点刚才花无谢小朋友无辜的风范。
不能这么怪他。朱一龙同志心里理不直气也壮地这么想,都怪白宇老给他发毛猴的表情包。虽然最近他长大了,改成发冯豆子的表情包了,但鬼知道他手机里一共有多少他的毛猴照与沙雕表情包呢?

还有四个,三百粉,三百粉丝点文,你们就说吧,要我更我之前的B,C,D还是璧花的abo?

B.《论居一龙同志是怎么带三个娃还在娱乐圈里浪的》
主要就是有一天居一龙同志突然看见了三个明明在古代却穿越来现代的,明明是大人却莫名其妙变成小孩子的连城璧,傅红雪,花无谢。
于是居一龙同志想了想还是决定带着他们三个在娱乐圈里浪。
不定时掉落白宇同志。

C.《白璧的追妻之路和黑璧的拐妻之路》
#演员白璧,演员二花,霸道总裁黑璧
白璧是个演员,因为和二花一起搭过不少戏,多多少少就有点假戏真做,喜欢上无谢,然后开始不动声色地追求二花。
二花其实对白璧也挺有好感,准备要同意了结果发现白璧在gay吧里面勾三搭四,跑去质问白璧,没想到被白璧一脸嘲讽地嘲讽了一顿,一气之下就没有再理白璧了。
白璧觉得很无辜很委屈,去找二花问为什么最近对他这么冷淡,二花就告诉了他。
白璧一脸懵逼,然后才恍然大悟地说,那应该是他的双胞胎哥哥,黑璧。
二花这才原谅了白璧。
没想到二花的公司被黑璧管理的公司收购了(???就问你神不神奇,完全没有任何逻辑)。
二花见到了黑璧,想了想觉得毕竟是白璧的哥哥,有点愧疚还和黑璧道歉了。
但是没想到黑璧其实也喜欢二花。他从一开始二花出道的时候就关注了二花,还特意收购了二花所在的公司。
但是二花却告诉黑璧,他喜欢白璧。
黑璧冷笑一声就黑化了。
然后?
没有然后了。
不知道会不会更新。望天。
有人想看吗。悄咪咪问一句。
另外黑璧在酒吧嘲讽二花其实是因为二花怕被人认出来戴了墨镜和口罩,黑璧没有认出来啦

D.《梦魇中的情人》
#傅成勋X花无谢
#BE预警

二花最近老是可以梦见一个看不清脸的男人,梦见他们在make love,渐渐做多了就麻木了,结果二花发现自己好像把这个梦当了,他好像有点喜欢上梦中的那个男人了。
二花看见了他之前爱玩的风筝,想起梦中他乘着风筝飞起,掉到了树上,然后被梦中的那个男人轻轻摘去了头上的树叶,突然就一时兴起,打算模仿梦中的场景,他想见到梦中的那个男人。
但是二花没有看见他,他没有在意正在滴血的手,也没有在意别人戏谑的目光和冷嘲热讽的声音,就是感到有点绝望。
梦果然还是梦。
在梦中,花无谢有一段情。
但是在现实中,他想去追忆那段情,才发现,那不过是场梦,那段让他刻苦铭心的情,根本不存在。
花无谢觉得自己可能是疯了,居然会喜欢上一个男人,还是一个可能压根不存在的男人。要存在,也可能只存在他的梦里。
花无谢落寞地走回花府,突然发现了一块墓碑。
上面刻着傅成勋三个字。
不知道为什么,一见到这三个字,花无谢就感到自己的内心像是被火灼伤了一般炽热的疼。于是他坐下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墓地过于苍凉,还是因为那块墓碑上的那三个字,花无谢忍不住地眉头一蹙,嘴巴撅起来,整张脸皱在一起,无声地哭了出来。
眼泪在一直掉,掉到了墓碑上。
花无谢带着哭腔,小声地念了念傅成勋这三个字,不知道为什么又感到内心深处那仿佛被灼伤的疼痛,就是忍不住地,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花无谢硬是念得断断续续。
花无谢泪眼朦胧地看着墓碑上的名字,心想,也许,我之前见过你吧,不然为什么我一念到你的名字,就仿佛是下意识地,就出来了呢。
花无谢跌跌撞撞地离开墓地,擦干眼泪回到花府,又变成了那个天真烂漫的花二少。
只是他心里还是忘不了。
他心心念念的那段情。
花无谢可能最后都没有想到,不是他抛弃了梦中的那个男人,所以他才会经常出现在自己的梦中,不断地提醒他,还有他自己这么一个人,这是那个男人的惩罚。
其实并不是。
是那个男人抛弃了他,是那个叫傅成勋的男人,那个被花无谢因为过度思念和悲伤而自动遗忘的男人,先离他而去。去了另外一个世界。
那个世界,没有花无谢。
而花无谢所在的世界,也没有傅成勋。

实在不行我都更bushi(闭嘴吧你)

天哪看了许你,小老板也太可爱太乖巧了扒?!!!
我这眼一睁,眼一闭,谁还记得民国时期的罗浮生啊!
呜呜呜我要给小老板物色一个好媳妇!!!
小老板居然还喝酒!也太man了扒!
可是小老板他好man哦!

##古代也有abo,理不直气也壮,哼
#●点我看黑璧各种调戏二花
#越写越辣鸡系列
#真的,下一章就开车,论一辆车作者可以扯到多少字才会开
#老福特我给你跪了,不要屏蔽好不好?

等璧月羞花第五章开车的各位,散了吧,被老福特屏蔽了,心累,我连擦边都没有打,就屏蔽了.........桑心

2.论居一龙同志是怎么带三个娃还在娱乐圈里浪的

#《论居一龙同志是怎么带三个娃还在娱乐圈里浪的》.2
#别子晞来填坑啦
#二花璧璧小雪变成小孩子穿越来居居的生活啦

“所以我们这是......穿越了?”花无谢小朋友总是可以打破僵局,一脸不可置信。
“对,在我们这里,俗称是穿越。”朱一龙同志表面笑嘻嘻,内心一堆白宇上蹿下跳,他在心中补了一句——别称是撞破次元壁。
“那么我们该怎么回去?”连城璧小朋友明显有些担忧,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身边一群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他非常慌得一批。
“这个,我也不知道。”朱一龙同志在心中打算盘,等下他要向白宇同志借几本穿越小说看看,他现在是真的,不知所措。
龙龙现在在哪里,龙龙要做什么,龙龙现在懵得一批。
“那怎么办?”傅红雪小朋友面不改色心不跳地问,他下意识地,抱紧了自己的刀。
“也只能,让你们先住在我这里了。”朱一龙同志并不想他们三个出去然后被人注意上了热搜,什么#朱一龙私生子#啊,什么#朱一龙儿子三胞胎#啊,什么#朱一龙隐婚#啊。
然而龙龙又做错了什么?龙龙桑心。
哦对了,说不定还有人注意到了这三个小朋友的穿着打扮,又多了一个什么朱一龙有古装癖啊,让自己三个私生子cosplay以前演过的花无谢连城璧傅红雪啊。
呸,什么玩意这是。
居居想骂人了,但想来想去,也就只有一句“靠”可以脱口而出了。
朱一龙同志要杜绝这种事情发生。
“意思是我们这段时间都需要住在哥哥你这里么?”花无谢好奇地眨巴眨巴眼眸,又把目光转射到了连城璧和傅红雪脸上,“两位哥哥和无谢长得好像呀!你们是从哪里来的?”
连城璧友好地和花无谢露出一个微笑,就是脸上有些僵硬,要不然会更加可爱的。连城璧说:“我来自无垢山庄,我是里面的庄主,在下名叫连城璧。”
“不认识。”花无谢摇头晃脑地又去问一脸冷漠但是其实在不安地摸刀的傅红雪,“你呢?”
“我来自边城,叫傅红雪。”傅红雪正在摸刀的动作顿了顿,然后才面不改色地开口。
“我来自花府的花无谢!我们要不结拜成异姓兄弟吧!你们看我们这么有缘!”花无谢立刻开心地拍手叫到。
完了。世界疯球了。朱一龙同志如是说,二花又开始作妖了。

【ZYL48】到底是谁睡了齐衡.2

#看不懂的可以了解一下ZYL48男团
#别子晞小朋友来填坑啦
#还有人记得这篇吗?
#期待是谁睡了齐衡吗?

齐衡挣扎着还打算从床上起来,虽然是很痛,但是他还是死命忍住了,结果正好在下床的时候,门就被推开了。
齐衡心下一惊,马上抬头去看。
居然是沈巍!
等等,沈巍不是有赵云澜了吗?
齐衡神情恍惚。
就听见沈巍在门口说:“对了,起来腰痛吗?这篇跌打酒给你。去找一下迟瑞吧,他不好意思过来见你。”说着就把手里的跌打酒放在齐衡的床头柜上,关门走了,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
齐衡感到特别刺激,像是在坐过山车。
原来是迟瑞。很好。我记住他了。
“哦,这样啊。”齐衡笑眯眯地点了点头,收下了跌打酒,面不改色地看着沈巍推了推眼镜走了出去,哦,手里还拿着另一瓶跌打酒,估计是给赵云澜的。
齐衡并不想知道昨天沈巍和赵云澜发生了什么,反正肯定是什么肮脏的成年人的世界。
虽然他也是成年人。
齐衡拧开跌打酒,撩开衣服正准备擦,门又被推开了。
又是谁?
哦,迟瑞。
他还好意思来?齐衡呵呵就想冷笑,但是迟瑞已经坐到了他靠近床的椅子上,看着他正在擦跌打酒,顿了顿,然后说:“要不,我帮你擦一下?”
“嗯。”反正到头来受苦的还是自己,齐衡就点头答应了。当然,他还是要睡回来的,总不能一句酒后乱性就过去翻篇了吧?那样他还怎么哭冤啊?
“其实,”迟瑞接过跌打酒轻轻抹了点在手上,就直接擦在齐衡腰上了,尽管迟瑞手上的动作已经很轻了,但是齐衡还是倒吸了一口凉气,“连城璧花无谢他们也不是故意的。”
齐衡还来得及谴责迟瑞,就冷不防听见了这句话,顿时懵了一下,等等,这关连城璧花无谢什么事了?
什么叫不是故意的?原来是他们两个弄的吗?
“是他们下手不知轻重,我先给他们赔个不是了。”迟瑞因为正在帮齐衡擦跌打酒,所以并没有看到一脸懵逼加不可置信的齐衡的脸。
我??????齐衡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原来昨天晚上,是连城璧和花无谢这两个人一起来折腾自己的吗?还搞3P的吗?你们小两口这么有情趣的吗?我敲!
这关我什么事了!?齐衡委屈,但是不知道该怎么说。
“等等,那关你什么事了?”齐衡突然想起,犯错的是连城璧和花无谢啊,你来替他们道什么歉?
“我不应该看着他们这么做,但是没有阻止。”迟瑞顿了顿,才说道。
?????????
齐衡懵逼,原来你就在旁边看着?他们这么折腾我?然后还没有阻止?这算什么?变向的打擦边球的4P吗?!
齐衡有些心累地瘫在迟瑞怀里,你们这些肮脏的成年人,玩什么基情PLAY的时候可不可以不要带上他?
“不过他们脸皮也薄的,你去找他们理论一下,他们应该会道歉的。”迟瑞看见齐衡一脸的生无可恋,还以为他接受不了这个事实——虽然从某种程度来说,齐衡确实接受不了这个事实——还特别善良地给他提建议。
所以到时候我还要睡两个人回来吗?齐衡的目光已经开始松散,他在很认真很严肃地思考,那么在旁边看着他被瞎折腾的迟瑞他到底要不要睡回来。

这个脑洞我一直很想写了,我可能是魔鬼,连小甜花也可以虐

D.《梦魇中的情人》
#傅成勋X花无谢
#BE预警

二花最近老是可以梦见一个看不清脸的男人,梦见他们在make love,渐渐做多了就麻木了,结果二花发现自己好像把这个梦当了,他好像有点喜欢上梦中的那个男人了。
二花看见了他之前爱玩的风筝,想起梦中他乘着风筝飞起,掉到了树上,然后被梦中的那个男人轻轻摘去了头上的树叶,突然就一时兴起,打算模仿梦中的场景,他想见到梦中的那个男人。
但是二花没有看见他,他没有在意正在滴血的手,也没有在意别人戏谑的目光和冷嘲热讽的声音,就是感到有点绝望。
梦果然还是梦。
在梦中,花无谢有一段情。
但是在现实中,他想去追忆那段情,才发现,那不过是场梦,那段让他刻苦铭心的情,根本不存在。
花无谢觉得自己可能是疯了,居然会喜欢上一个男人,还是一个可能压根不存在的男人。要存在,也可能只存在他的梦里。
花无谢落寞地走回花府,突然发现了一块墓碑。
上面刻着傅成勋三个字。
不知道为什么,一见到这三个字,花无谢就感到自己的内心像是被火灼伤了一般炽热的疼。于是他坐下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墓地过于苍凉,还是因为那块墓碑上的那三个字,花无谢忍不住地眉头一蹙,嘴巴撅起来,整张脸皱在一起,无声地哭了出来。
眼泪在一直掉,掉到了墓碑上。
花无谢带着哭腔,小声地念了念傅成勋这三个字,不知道为什么又感到内心深处那仿佛被灼伤的疼痛,就是忍不住地,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花无谢硬是念得断断续续。
花无谢泪眼朦胧地看着墓碑上的名字,心想,也许,我之前见过你吧,不然为什么我一念到你的名字,就仿佛是下意识地,就出来了呢。
花无谢跌跌撞撞地离开墓地,擦干眼泪回到花府,又变成了那个天真烂漫的花二少。
只是他心里还是忘不了。
他心心念念的那段情。
花无谢可能最后都没有想到,不是他抛弃了梦中的那个男人,所以他才会经常出现在自己的梦中,不断地提醒他,还有他自己这么一个人,这是那个男人的惩罚。
其实并不是。
是那个男人抛弃了他,是那个叫傅成勋的男人,那个被花无谢因为过度思念和悲伤而自动遗忘的男人,先离他而去。去了另外一个世界。
那个世界,没有花无谢。
而花无谢所在的世界,也没有傅成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