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子晞&sure

爱镇魂,爱巍澜,爱巍澜衍生,爱朱一龙水仙
不经常更新莫见怪
同时经常坑,所以会写短篇
初来乍到,请多指教,这里别子晞!

震惊了,头一次我没有拿小号来刷赞,居然到了99+,我爱你们❤

【狗血爱情故事】.6

#巍澜,樊牧,风远,心沉,井东
#内含程慕生X杨修贤 胡杨X杨修贤大三角,慎入,谁较真我就就就,生气了啊(。・ˇ_ˇ・。:)
#如题,超级狗血,慎入
#本来今天要复习的,但是,《镇魂》回来了,去他妈的复习,老子要磕一整天的镇魂!爆字数走起!

牧歌没有说话,杨修贤也没有,他倚靠在墙壁上。
他看见牧歌纤长的眼睫狠狠颤动了下,眼眶好像是红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很久很久以前的一个冬天,冷风凛冽地刺骨,狠狠刮着牧歌满是泪痕的脸颊,柔软的一张小脸被冷风不近人情地刮到红得像血掺和在脸上,被透明的泪水划过,刹那间,几乎划破了这寒冷而幽暗的苍穹,但却窜进更冷更刺骨的凉意。
那个寒冷的冬天的晚上,牧歌哭红了眼跑到他家楼下,平时温润如玉的声音变得柔软,被自己的哭腔狠狠拉长,和杨修贤颤抖着干燥的嘴唇一遍又一遍地说着同一句话,好像他已经没有了意识,脑子里,和心底,都只剩下了这句话。
也是这句话,让杨修贤坚定了自己的心。
他这辈子都不会再让樊伟接近牧歌。坏人他来做,只要牧歌不要再像自己眼前那样脆弱,好像风再刮得凛冽一点,他就要破碎了。一片幽暗里,牧歌脆弱得像一根已经枯萎坠堕的枯枝烂叶,要被冷风呼啸着折碎了。
牧歌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的话是:
“樊伟他不要我了。他真的不要我了。”
杨修贤正恍惚着,耳畔却飘来牧歌轻柔的声音,轻轻软软滑进自己的耳廓里,像一阵温和的清风。
“我知道,修贤哥。”
杨修贤的回忆突然就终止了,被牧歌的一字一句划碎了,缥缈里,眼前这个笑得温润如玉的人和多年前那个哭得绝望的人仿佛重合在一起,两道明明是同一个人的喉发出的声音却意外的迥然不同,一道是现在故作坚强的轻柔声调,一道是多年前世界崩塌的茫然失措声音,仿佛穿插在一起重合起来,交织成幻影乱采的,眼前牧歌弯起眸微笑的脸。
“但是我还是想再多看他一眼。”
去他妈的。
杨修贤脑子里却只剩下了这个想法,看着牧歌儒雅的笑,他却只想转身不顾一切地把那个让牧歌在时光荏苒隧道里徘徊不定,并且让牧歌来来回回回顾旧忆孑然一身独自舔舐伤口的人,狠狠把打得连他爸妈都不认识。
操你妈,凭什么?
凭什么你要这么没完没了地缠着牧歌,几年前的曾经缠着他又反手推他坠堕悬崖,几年后的现在又缠着他让他再回想起你们之前那么多的不愉快和血跟泪,自己却还是一副什么都没有发生似乎可以拍拍手就出来的样子。
杨修贤狠狠磨着自己的后槽牙,觉得自己快要压抑不住自己心底的暴戾了。
“我们走。”杨修贤冷着脸几乎是从喉咙深处咬牙切齿吐出的这几个字。
“嗯?什么?”牧歌以为他看不惯樊伟要现在带着他离开,有点忐忑,毕竟他确实很久没有见自己的大学同学了,好同学叙叙旧还是可以的,但是杨修贤要是带他走的话......
还是有点舍不得樊伟。牧歌在心里很小声很小声地说,即使是他自己的内心世界,也是悄悄地,轻轻地,淡淡地,说。
牧歌还是放不下樊伟,毕竟樊伟和他曾经那么甜蜜,虽然也有很多的不愉快,但是对牧歌而言,不需要记住那些不愉快,因为现在提到樊伟,他第一想的不是樊伟抛弃他时说的狠话,而是他们在一起时樊伟第一次吻他,青涩又意外的甜。
牧歌啊牧歌,提到樊伟,还是觉得甜甜的,始终不是酸涩的啊。
“呵,”杨修贤硬生生笑出了声,但是深邃的眸底却没有笑意,“去找樊伟,这么久没见,也应该让他看到,当今最红火的编剧牧歌先生是怎么样,在没有他的时间和地方里,活得很好的。”
“啊......要不,别了吧......”牧歌没由来感到忧虑和害怕。
“别啊,你不是很想他吗?”杨修贤慵懒的声音像是人鱼蛊惑人心的低吟,牧歌咽了口唾沫。
几分钟后,杨修贤挂着职业假笑,搂着牧歌的要,大大方方地站在樊伟面前,一向慵懒的声音被他刻意地拉长,他说:“哟,这不是樊大少爷吗?”听上去无比地欠揍。
牧歌脸红扑扑地被杨修贤搂着。
脸红是被杨修贤刻意伸出咸猪手掐红的,好让樊伟看一眼就误会;原本他们两个朝樊伟方向走得好好的,杨修贤突然手就覆上了牧歌的小细腰,牧歌推他,杨修贤就着他这么挣扎着一路拉拉扯扯走到了樊伟面前。
樊伟:......
樊伟他牙齿都快咬碎了。
偏偏杨修贤还故意挑衅似的这么和他说话,樊伟觉得自己今天晚上要练手发泄的沙包有了,他要把所有沙包都换成杨修贤那张贱兮兮的脸,以后就打这个了。反正他有钱。
“哦,好久不见啊。”樊伟表面功夫还是会做的,见杨修贤脸上不能再虚假的笑容,自己也不甘示弱地露出了一个假兮兮的笑,也学刚才的杨修贤那样,把声音拉得长长的,听上去怪不舒服的,樊伟挂着虚假的笑容说,“杨——先,生。”
杨修贤听着眼皮一跳,手上的青筋都要爆出来了。但是这并不妨碍他面不改色地讽刺对方一句,“久不见了,我可真是不想念你啊。你怎么就回来了呢。怎么不多让我,和牧歌,再多快活几天。”
“牧歌”这两个字他念得异常的重。
牧歌不自然地往杨修贤外面挪了挪,杨修贤察觉到,为了刺激樊伟,故意把牧歌搂得更紧。
牧歌:“.......”
樊伟看到了,手上的青筋也快乐地爆了出来。
但是这同样不妨碍樊伟刺激对方的一句,“没办法,我快活就好。”
言外之意就是,你不快活我就快活。
杨修贤听出来了,搂着牧歌小细腰感觉紧了,青筋直接爆了出来,牧歌被他勒得说不出话。
然而杨修贤可以说话,他讽刺道:“哦?是吗?可惜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牧歌回来的原因啊。哦,对了,小牧歌,还好我之前去找过你,不然你在英国那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多无聊啊。”
故意叫的小牧歌,故意说自己有大把的时间去找牧歌,故意说自己和牧歌在英国有多么“不无聊”。
谁叫牧歌当年出国留学去的英国,樊伟继承家族企业扔去美国呢。
一字之差,就天翻地覆。
樊伟当然知道杨修贤在刺激自己没有时间去找牧歌,但是他有大把的时间;他自己看着牧歌的照片痛苦的时候,还不知道杨修贤和牧歌在英国的哪里快活呢。
这么想着,樊伟的脸,终于挂不住微笑了。
哪怕是虚伪的。也挂不住了。

6.《论居一龙同志是怎么带三个娃还在娱乐圈里浪的》

#《论居一龙同志是怎么带三个娃还在娱乐圈里浪的》.6
#别子晞来填坑啦,没坑没坑呢,爆字数了夸我!
#二花璧璧小雪变成小孩子穿越来居居的生活啦
#忙于开新坑和填旧坑都快忘记这篇了(;•͈́༚•͈̀)我还是更新惹!

居一龙同志最终也没让他们把《新萧十一郎》给看完,匆匆忙忙抢过遥控器把电视给关了,然后轻轻吸一口气扭过头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和三位小朋友说瞎话:“诶呀,电视坏了,看不了了。”
“唔?”搞事精花无谢小朋友睁着一双大大的卡姿兰大眼睛歪过头看着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的居一龙同志,试图用卖萌来引出居一龙的真话,“真的吗?”
连花无谢都看出来有点不对劲了。居一龙感到自己胸中的那颗心脏砰砰砰疯狂地跳动,然后他顿了顿,才继续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真的。”
那双正宗的卡姿兰大眼睛连眨都没眨。
“那刚才你拿的是什么东西?”花无谢小朋友不可能这么好被糊弄,当然傅红雪和连城璧也是,但是他们一致选择了沉默,打算让花无谢一枝独秀,后来也好说让花无谢自己一个小朋友背锅。反正他们没有附和。嗯。和他们没有关系,是花无谢问的。日后居一龙就算要算账也算不到他们这里来。
一位面无表情的小朋友和另一位温文尔雅的小朋友,意见出乎意料又意料之中的难得统一了意见。
这还是花无谢的功劳啊!
然而居一龙同志并不这么想,他只觉得,这个笑得天真无邪又热爱搞事的花无谢小朋友,怎么话就这么多呢!明明当初他演的时候最多也就是耍耍嘴皮子卖萌卖乖啊!怎么现在见到真人就这么调皮了?
居一龙同志心想花无谢小朋友可真难搞,还故意装腔作势清了清嗓子,装模作样地回答:“那叫遥控器,要远距离遥控的,刚才我观察出电视有些不对劲,就想用遥控器好好遥、控一下电视,让电视弄好,没想到我刚刚拿起来,电视就已经关掉了。”
“可是刚才你拿起来的时候,明明摁了一下的。”这次出声的不是花无谢小朋友,竟然是一向话少喜静的傅红雪!居一龙震惊之余,又感到有些苍凉,就连傅红雪都因为这个开口了,而且还是站在和他对立的方向。然而龙龙做错了什么?他只是不想让连城璧小朋友黑化啊,龙龙伤心。
“这个......”居一龙明显卡顿了一下,毕竟他没想到傅红雪居然会开口说话,他还以为自己很快就可以把花无谢小朋友给忽悠得神志不清,没想到他们居然脑子转得这么快,反应也这么快,居一龙突然就觉得,这都什么破事啊,居然被自己演的角色逼问到说不出话,而且还是两个!两个!另外一个在旁边袖手旁观,似乎并不想出声。
“所以呢?”花无谢小朋友一见傅红雪小朋友居然帮自己说话,顿时开心得找不着北,毕竟傅红雪在他的脑海中可是个话少面瘫喜静的印象,所以他还是比较喜欢接近看上去很君子的连城璧,但是今天这位话少面瘫喜静的小朋友居然帮自己说话!
简直就像自己一直没有注意的人帮自己两助插刀般的惊喜意外啊!
还是当着自己的面!
花无谢快落。
可惜居一龙快落不起来,他无助地抬眼看了看正在陷入沉思不言语的花无谢小朋友,和因为一句话让两个人的内心世界翻天覆地的傅红雪小朋友,跟一直没有出声但是明明事情是因为他才展开但是还是没有讲话的连城璧,感到自己弱小无助又可怜。
也许是居一龙同志盯连城璧的时间太久了,搞得连城璧自己也不自然了,和刚才的居一龙同志一样装腔作势地清了清嗓子,终于出声了。
连城璧说:“好了,不要再问他了。这个事情就这样吧。”
花无谢小朋友一看连城璧小朋友并不在意,就“哦呀好”了一声就收手了,傅红雪小朋友见花无谢小朋友收手了,自己也跟着收手了。
居一龙同志终于安稳了。然后深深呼出一口浊气。
然后看到连城璧小朋友正在弯眸笑得无辜又纯良地看着自己,居一龙脸上还未来得及褪去的笑僵硬了一下,然后他面无表情给连城璧做了个口型:我谢谢你哦。
最后以连城璧微微一笑很倾城地回敬了居一龙同志一句“不客气”为结局。
居一龙:我自闭了,你呢?

发句话证明我还活着
这周不更抱歉,下周期中考完我马上更!
还是一连好几更的!相信我!爱你们哟~o(〃'▽'〃)o

#忍不住再秀一下我的大佬 室友的字
#真好看嘤嘤嘤

#呜呜呜,我的大佬室友写的字太好看了!
#就是没有LOFTER的号
#其实我流面澜,咳咳
#但是写不出那种感觉而已/流泪

【狗血爱情故事】.4

#巍澜,樊牧,风远,心沉,井东
#内含程慕生X杨修贤 胡杨X杨修贤大三角,慎入,谁较真我就就就,生气了啊(。・ˇ_ˇ・。:)
#如题,超级狗血,慎入

最后牧歌还是带杨修贤他们去了,耐不住章远和尤东东两个小朋友的摇旗呐喊,和杨修贤时不时来的几句骚.扰,牧歌总觉得,今天这场聚会,可能不会太太平了。
事实证明,牧歌同志的想法是正确的。
樊伟为了迎接牧歌回来,又不敢光明正大地出现在对方眼前邀请人去,就只好做这次大学聚会的股东大东家明里暗里地把牧歌叫来了。还不忘搞些花里胡哨的东西,什么五星级酒店都算小意思的了,特意花了一大堆钱,嘛儿,不知道干什么直接用钱砸就好了,刷爆了一堆银行卡,就差没败尽家财了,举办了一场别开生面的豪华奢侈的聚会美滋滋地等着牧歌过来。
然后等到了带着杨修贤and章远and尤东东三个人的牧歌同志,刹那间脸都黑了不止一个程度。
他妈的。樊伟心想,怎么又是杨修贤。当真是烦死人了。
一想到几年前自己是为什么和牧歌吵架生气分手云云的,樊伟就恨不得把杨修贤的腿打断,再残忍地把他的头毫不留情地拧下来,真的是生气地直接笑了出声。
在樊伟旁边的井然不动声色瞟了樊伟一眼,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小啜了口红酒,开始火上浇油:“我说什么来着,你能别整天牧牧牧牧的吗?你家亲亲牧牧早就找新男朋友了,哟,也不算新的,毕竟以前我们也见过,你看看,谁还等你啊樊大少爷?”
樊伟抽回狠狠瞪着正在搂牧歌小细腰的杨修贤的眼神,凉凉地看了井然一眼,大有你再瞎逼逼我就连着你的腿一起打断的意味。
井然不为所动,全然当樊伟冰凉如水的眼神是辣鸡,面上高深莫测的表情一点也没变,继续火上浇油:“不就一男的嘛,至于吗?天涯何处无芳草,难道你还去撬墙角不成?”
“我怎么就不能撬他墙角了?”樊伟懒得再看自己损友这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吃瓜群众脸,待他再把目光挪移到牧歌身上时,章远小朋友正在对牧歌的衣袖拉拉扯扯小声逼逼要看牧歌的渣男前男友,樊伟顿时连连环杀.人的心都有了,虽然他听不到章远在说什么,但是看着那个来自己特意花大价钱清场的五星级酒店还身穿浅蓝色校服的小屁孩,就感到愈发不爽,更别说他还看见牧歌亲昵地摸摸那个小屁孩的头面色温柔地和他说话的场景了。樊大少爷牙齿都快咬碎了,一字一顿地说,“当初他撬老子墙角的时候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个呢?老子就是撬他墙角他又能拿我怎么样?”
井然显然也看到了那个场景,笑意愈来愈浓,笑嘻嘻地垂眸又小啜了一口红酒。
“你笑什么?”一抬头正好对上樊伟恶狠狠的眼神,井然耸了耸肩,绽开一个过分灿烂的笑容说到,“你不觉得他们这样很像一家三口吗?”
“......”樊伟先是下意识抬脚狠狠踹了井然一脚,虽然井然早就预谋地躲开了,然后颤动的双唇哆哆嗦嗦地吐出了一个字,“滚。”
“哦不对,”井然躲开樊伟那断子绝孙的一脚后很优雅地整了整自己的西装,目光突然转移向一个穿着浅蓝色西装还是眉目清秀的少年,内心倏地像被小羽毛骚过一样痒了痒,面上却还是一如既往的高深莫测的装逼表情道,“还有一个人,一家四口,嗯,不错。”
“我不错你他妈!”樊伟气得拿高脚杯来装逼勾.引牧歌的手都在微微颤抖,简直想抡起一瓶红酒拧开盖子泼井然一身。
最重要的是,真的,樊伟越看那四个人就越他妈像一家四口,心里烦闷得简直像把井然那张破嘴给撕吧了,去他妈的都什么鬼话这是。
“哦,那个小朋友你认识吗?”井然没有理樊伟是怎么气死的,下巴朝刚才他看到的那个少年在的方向抬了抬,懒洋洋地眨了眨眼眸,似乎下一秒他就会抬脚走向那位少年开始搭讪。
“我认识,井大设计师,你给我听好了,”樊伟怪里怪气地说,“那是牧牧的表弟,别他妈乱打主意,要是牧牧怪罪于我,我第一个把你的头拧下来炖汤给牧牧喝。”
井大设计师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像古代的皇贵妃一样优雅端庄,当然,要是他可以稍微控制一下自己疯狂上扬的嘴角,就显得更加高贵了。
井大设计师知道了尤东东的身份也不会忘记刺樊伟一句,“别一口一个牧牧的,你看你家牧牧理你吗?”
樊伟顺着井然的话去直勾勾地盯着牧歌,果然正如井然的那张乌鸦嘴所说,牧歌从头到尾都没有看过他一眼。
操你妈。樊伟面无表情地心想。
牧歌当然看了樊伟不止一眼,但是都掐在樊伟扭头去和井然说话的时间空隙,他有点小紧张地呼出一口浊气,方才樊伟看他的眼神太有侵略性了,让他几乎在刹那间就想起了几年前他和樊伟在一起时的那些时光,但是那些甜腻又青涩的回忆兜兜转转,最终停下滞留的是自己孑然一身去机场没有看到那个人的失望的场景,牧歌忍不住把手掌心的汗抹到了裤子上,疯狂咽了好几口唾沫平复下自己激荡的心情才敢和杨修贤说话。
“牧歌,别看了。”有一次牧歌又下意识地在樊伟和井然说话的时间空隙时抬头去看他,耳畔突然飘来一个有点冰凉但是熟悉的声音,是杨修贤的声音,牧歌纤长的眼睫倏地颤动了好几下,簌簌抖落了一阵清清浅浅的慌张。
“反正你和他也不可能了。”杨修贤此时此刻的声音残酷得非比寻常,牧歌听着不像人的声音,简直就是一把把小刀子在疯狂刮着他的心,还不带停歇的,无休止地轮回。
“你应该知道,这世上,根本没有这么多的破镜重圆,你一见到他,不要想起你和他在一起的美好时光,要深刻记住他曾经对你做过什么,知道吗?不然你们现在早就进入婚姻的殿堂了,那还想现在这样你偷偷看我我偷偷看你害怕对方知道?”
“梦早就该醒了。牧歌。”
杨修贤说的这些话,牧歌早就知道,只是......
牧歌还是想再多看他一眼,心里想着就这么一眼而已,没有关系的,他不会知道的。
一方面渴望他知道,一方面又渴望他看不见。
当知道他真的看不见,又如堕坠深渊,痛苦得不行。
牧歌突然发现手掌心,又冒出了汗。是冷汗。

【狗血爱情故事】.3

#巍澜,樊牧,风远,心沉,井东
#内含程慕生X杨修贤 胡杨X杨修贤大三角,慎入,谁较真我就就就,生气了啊(。・ˇ_ˇ・。:)
#如题,超级狗血,慎入

“你们在讨论什么?”刚刚进来的章远还穿着青春年华的校服,蓝白相间衬得他的皮肤很白,宽松的校服隐隐约约勾勒出了少年纤细且颀长的骨骼,白色得一尘不染的衬衫下的校裤包裹着修长的一双大长腿,章远笑的时候是露齿的,白色的贝齿和红润的舌尖形成鲜明的对比,一双明眸都笑弯成了夜幕星河中那一轮轻轻浅浅的弯月。
这就是青春的少年郎啊。
牧歌在心中悄咪咪感慨了一句,然后正色和章远道:“没什么,你坐下,吃饭吧。”
“哦。”章远乖乖点点头,屁颠颠地小跑到牧歌身边的另一个空位上自然地坐下,一双明眸却亮亮的,好似刷上了最璀璨的烟火一般,他眨了眨明眸,笑着搓搓手说,“我听修贤哥说什么要去见你的前男友,是不是真的啊?”
“......”牧歌心中那点刚刚露出一星半点的对许久不见的章远的想念瞬间在章远亮晶晶的明眸和八卦的心下消失了,嘴角勉强地扯动了几下,才把这段句话断断续续地艰难地说完,“你,你就不要在意这个了,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就好了,嗯......那什么,咳,——吃饭吃饭。”
章远无辜地眨眨小眼睛,纤长的眼睫飞快地蹭过细长的眼皮,还故意讨好卖乖似的弯了起来,嘴唇适当地抿起来,腮帮子也合衬地鼓起来,歪着头和牧歌撒娇,“不要不要,我也要去!我好想去啦,牧歌就带我去嘛!”
这点上章远和尤东东一样,只闻牧歌的渣男前男友之声,却不见他之人,这下好不容易有个机会可以见到那个让大家骂骂咧咧的人了,怎么可能放弃嘛。
“我也去我也去!”尤东东见章远先开腔和牧歌撒娇了,马上顺势竞上附和道。
“去去去,大家都去。”杨修贤说着随意地摆了摆手,哼着不知名的小调儿软了骨头一样把身子完全靠在椅背上,好像是他说了算一样。
“......”牧歌没由来地为某个家伙感到背后一凉。
“我就不去了。”韩沉随意夹了一口白斩鸡沾了沾酱汁,暗色的酱汁在白嫩的鸡肉上细致地散开,渲染了一大片的暗红色,像幽夜深处他见了多的血液凝固在一起的皮肉——韩沉不经意地轻轻蹙了蹙修长没入两鬓之间的眉,面无表情地把那块有幸被他夹起的鸡肉吃进嘴里,咽下去后说,“我最近挺忙的,没空。”
“我也不去了,我要和巍巍过二人世界。”赵云澜没脸没皮地趴在沈巍身上看上去死活也拽不下来,嫣红的嘴在刚刚一张一合吐出第一个字的音调时就已经开始用肩膀有一下没一下地蹭蹭沈巍的胳膊,手上的动作也不停着,夹了一口菜端到沈巍嘴前停下冲人挑了挑眉,沈巍也就乖乖地吃了下去。
赵云澜见沈巍实在是乖巧,简直越看越顺眼,完全看不出眼前这个眉眼弯弯的正人君子前几天还把他坐得下不了床的一星半点的模样,又伸出罪恶的手覆上沈巍白嫩嫩的脸上轻轻用指腹揉搓了一下,沈巍就着他的动作也配合人在外面龙城纯一的面子乖顺地弯了弯眸。
反正在家中他们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就好了。
杨修贤懒得看赵云澜和他的小娇妻叽叽歪歪卿卿我我,翻了个大大的白眼送给正在伸手揩油的赵云澜,阴阳怪气道,“行行行,反正我打头阵就好了。”说完更加得寸进尺地翘起二郎腿,一副放荡不羁爱自由的江湖浪子样,这会倒不哼小曲儿了,直接一脸悠闲地吹气口哨。
“这个......你们以什么身份去的?”牧歌实在没忍住弱弱说了一句真理,这让跃跃欲试的两位小朋友陷入了诡异的沉思,还是放荡不羁爱自由的杨修贤霸气地一甩手直接明晃晃砸了一句“当然是牧歌歌的现男友的身份啦”,直接砸得在座的各位眼冒金星,牧歌更是差点屁股没坐稳给摔下地上去了。
“......”牧歌的嘴角诡异地抽搐了好几下,总算是把压抑在自己内心的那句快要脱口而出的“神经病啊你”给有教养地憋回了肚子里,从微微打颤的舌尖窜到干涩的喉咙,就是忍得有点辛苦,纤长的手指都有些微微的颤抖。
“怎么了?不行吗?”杨修贤蔑视天下地环顾四周,还仰了仰下巴,绣口一吐,字字句句如小刀子哗啦啦划着牧歌同样在微微颤抖的心,只闻杨修贤冷哼一声道,“我以前又不是没这么干过。”
“噗——咳咳!咳咳咳咳......”杨修贤话音刚落,牧歌就被刚刚饮如喉的清茶给死死呛到了,乱七八糟咳了好一会,然后少有地怒视着正在无辜耸肩看向他的杨修贤。
我就知道!牧歌在心中痛苦地呐喊,要是可以,他一定要回到前几分钟,拼了命也要把杨修贤的那张过分真实的嘴给捂上,怎么什么都往外说!
虽然章远和尤东东不是外人,但是!这么那什么的事情,怎么可以随便说出去呢!
“什么?”尤东东错愕地盯着杨修贤看了好一会,又把震惊的目光转向拍拍胸脯试图呼气吸气平复气息的牧歌,“你们原来是这种关系?”
“是啊,才知道啊你。”杨修贤吊儿郎当地回答。
牧歌倒吸了一口气,这回答真是该死的甜美!
甜美到他不敢呼吸!
“没有这回事,别听他胡说。”关键时刻还是韩沉靠谱,心累地扶了扶额辩解着,还无辜被牵连的无辜人士一个清白。
“那......修贤哥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章远眨巴眨巴眼眸,嗅到了一丝丝一咪咪一丢丢八卦的气息。
“没什么,就是他无聊了。”韩沉警.官一板一眼地说到。
“那......”章远张口还没说完,刚刚吐出一个字就被赵云澜打断了。
“小孩子不需要知道这么多事情,”赵云澜也跟着非常严肃地正色道,当然要是他的怀里没有欲说还休好像在玩欲擒故纵的沈巍就更加真实了。
“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韩沉轻轻地说,笑意深沉地望向突然有点心虚正在用喝茶掩饰的杨修贤,笑意愈来愈浓,“是吧?”
杨修贤干巴巴看着韩沉那深邃的眼眸,干巴巴道:“咳咳,是,是啊。”

跪求哪位大佬画一下这个又撩又甜还很奶的小远!

“你们在讨论什么?”刚刚进来的章远还穿着青春年华的校服,蓝白相间衬得他的皮肤很白,宽松的校服隐隐约约勾勒出了少年纤细且颀长的骨骼,白色得一尘不染的衬衫下的校裤包裹着修长的一双大长腿,章远笑的时候是露齿的,白色的贝齿和红润的舌尖形成鲜明的对比,一双明眸都笑弯成了夜幕星河中那一轮轻轻浅浅的弯月。
这就是青春的少年郎啊。

狗血爱情故事的第三章的开头,我还在赶,祝我好运

撩吗?不撩我再改撩一点bushi

5.《论居一龙同志是怎么带三个娃还在娱乐圈里浪的5》

#《论居一龙同志是怎么带三个娃还在娱乐圈里浪的》.5
#别子晞来填坑啦,深夜福利
#二花璧璧小雪变成小孩子穿越来居居的生活啦
#忙于开新坑和填旧坑都忘记这篇了(;•͈́༚•͈̀)

有个很令居一龙痛苦的事情。
那就是花无谢又作妖了。
自从花无谢连城璧傅红雪来了居一龙家里,居一龙同志每天都过得很充实。就是太充实了点,例如在某宝上给他们买衣服结果买大了,以至于三位小朋友只好穿着宽松的衣服当睡衣用在家里晃荡;例如教三位小朋友穿衣服结果傅红雪小朋友太着急把衣服直接撕破了,最后还是借了花无谢小朋友的新衣服来穿的;例如教他们刷牙然而每次花无谢小朋友都因为太不耐烦把嘴唇给磨破了一层皮,泪眼朦胧我见犹怜最后还是连城璧给他哄好的......之类各种各样清奇的事情发生。
但是毕竟那是小场面,最重要的还是花无谢时不时突然一作妖搞出的事情。
就像花无谢小朋友今天突然一时兴起非要拉着傅红雪看电视然后看到了《新萧十一郎》一样神奇。
花无谢小朋友惊喜。
连城璧小朋友懵逼。
傅红雪小朋友好奇。
然而居一龙同志惊恐。
居一龙简直不敢想象,被目前还是白璧的小可爱翩翩君子连城璧看到了他后期是如何黑化的,然后这个连城璧摸摸下巴略微一思索然后也黑化了要提刀成魔做出某些不可描述的事情的画面。
居一龙同志很怕,之前花无谢嚷嚷着要看电视的时候,他还在想,看就看呗,反正有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就算有,也不可能这么巧被他们看到吧?
他们是不会看到他演的戏的吧?
是吧?
事实证明,真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