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子晞&sure

爱镇魂,爱巍澜,爱巍澜衍生,爱朱一龙水仙
不经常更新莫见怪
同时经常坑,所以会写短篇
初来乍到,请多指教,这里别子晞!

我刚刚发了一篇井东的车,还没有一分钟就被屏蔽了


...........哼


讨厌


2019快到了♡♡♡

祝我喜欢的人和喜欢我的人在新的一年都快快乐乐的!

我爱你们,小宝贝们,我希望你们被世界温柔对待,愿你们归来时,还仍是少年模样


啊..........对了,合集这么做?

我想把我之前写的文给弄一个合集,唔,这才刚刚更新了LOFTER的最新版本,一脸懵逼


即将400粉警告,谢谢小宝贝们♡


【巍澜衍生】丑X罗非 嫣色玫瑰花

#丑X罗非,三观不正,慎入

丑在漆黑如浓墨的苍穹下,身披一层浓厚的幽暗,双肩上还残余玫瑰花散发出揉碎着的芬芳,但是过于甜了,几乎掺杂着血/腥/味扑面而来,蜂拥而至般充斥在鼻翼间挥之不去。

逐渐没入一片缥缈的黑暗,丑心情怪异地好,他身后是一大片渗/人的红,血红色由冰冷的躯体划破的伤口缓缓流下,滴答的声音延连不绝,相互拥触交织成来自地/狱的死亡冥/奏曲。

......

不知道罗探长会不会发现他在那个人身侧的口袋留有一朵鲜红欲滴的玫瑰。丑恰到好处地弯弯眸,此时的黑云被凛冽的冷风倏地刮开,藏在黑云下皎洁又幽冷的弯月才缓缓粉墨登场,折射出的光泽比平时要冷上几分,连同这夜晚都透着浅浅的光泽。

那双眸似苍穹中的那一弯残月,幽冷,又带着直逼人前的锋芒,嘴角不经意上挑的弧度也合衬了这弯残月的锋利,绽开的笑容阴冷得怪诞,看不出那躯皮囊下猛地跳动的心脏,一下一下,滚烫的爱恋情怀比那身躯下的玫瑰花还要炽热,几乎灼人,但毫不收敛,肆意放任自己内心的野兽狂暴撕咬。

他生于幽暗,不屑暖光。他撕裂光亮,葬身黑暗。

丑舔了舔嘴角溢出的红艳,想把那个生于暖光的人完全拖入黑暗,与他一起堕坠,直至死亡。

——罗探长,您收到我爱的礼物了吗?


丑因为喜欢罗非所以要引起他的注意,于是就把那些在他眼里该死的人全部杀了,又偏偏在那些人的身侧里留下一朵玫瑰花,一步一步引/诱罗非找到他。
嗯,依旧是不知道有没有后续合集之一。
随手糊在手帐里的脑洞。

呜呜呜粉丝快到400了爱你们!❤❤❤
点梗梗么?请理一下这个无人问津的小可爱
么么哒哇呜!

【狗血爱情故事】.7

#巍澜,樊牧,风远,心沉,井东
#内含程慕生X杨修贤 胡杨X杨修贤大三角,慎入,谁较真我就就就,生气了啊(。・ˇ_ˇ・。:)
#如题,超级狗血,慎入
#我更了!拖了两个星期!还爆字数了!这周双更!

身边的尤东东见章远一看到对面正在勾起唇角饶有趣味地微笑着的少年就一副张牙舞爪牙齿酸到不行的样子,感到不明觉厉,还偏偏要不耻下问。

尤东东扯了扯章远的衣角,小声逼逼:“这是谁啊?怎么你一看到他那就一副牙疼的样子?”

章远本来看到林风就已经接近七窍生烟即将升仙了,偏偏尤东东还不耻下问,在他内心的一片熊熊大火中加油添醋,简直就要当场爆胎,但是他还是硬生生忍住了,疯狂压抑住自己想把林风的头拧下来的冲动,使出全身的力气和尤东东硬是挤出一个半死不活呛死人的笑容。
尤东东看着这个笑容只感到后背一阵发凉。

章远是边抿唇笑边微微低垂下眉眼的,只看那双如山水画般用墨色传染出来的眉眼,自然是很陌上颜如玉,公子世无双的,可惜了他鼻梁下硬生生扯出来的笑像应付似的顺便扒拉一下挤牙膏般的挤出来,再加上他随着微笑的弧度愈深而从鼻尖呼出的那一口长气,让置身事外的尤东东有一种章远呼气完后,他心中的怒火就这么随之消散的错觉。

但是,毕竟是错觉嘛。

章远就这么僵着面上特别虚伪的笑操着一股柔柔的语气和尤东东说:“啊,他,就是林风嘛。”

语调娇软地像旧时女子撒娇卖萌时般的轻轻柔柔,可惜现在却像股清冷的小风从远方刮向尤东东的后颈,让尤东东在恍然大悟中又开始感到全身都在颤抖的冷。

林风嘛,在龙城高中,谁不认识?

只可惜,章远和这个林风的孽缘,太深了点。

龙城高中不得了,出了两个校草,这个事全龙城的人都知道,一个是温润如玉的阳光学霸,一个是桀骜不驯的忧郁学渣;一个是次次冲刺年级第一的学长大大,一个是次次登上学校舞台的架子鼓手。

学霸那个是章远,这个尤东东知道,毕竟他们俩是同一个高中,但是这个林风,尤东东就不是很了解了。

他只知道林风早年丧母,不爱学习,整天只专心研究自己的架子鼓,代表学校参加了很多关于音乐的比赛,但是性子有点桀骜,有点像校霸的那种乖戾的气质。

尤东东好奇地打量了一下对面的那个差一点被评上“校霸”的少年,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心慌地推了推眼镜,发现林风的确有校草的资本,他的眼眸很大,不笑的时候喜欢微微低敛住眼,有时候会不经意地轻轻眯起来,显得他的眼神格外深邃和幽深,不像是这个年纪该有的阴沉,同时他笑起来的时候,总是那种微微咧开嘴角上扬的笑,这时候他咧开的嘴角莫名其妙让人感觉不到明朗,反而觉得他的眉眼精致到接近锋利,几乎要直直刺入你的心,明明他在笑着,却硬生生感到他微微低垂眉眼时的那一份桀骜,几乎携带着噬/血的暴/戾呼啸而来。

比如现在的林风发现尤东东在看自己,然后怔了怔所朝他露出的笑一样。

明明在笑,去硬生生让尤东东一下子看穿了那笑容下面的乖戾,他并不压抑,就这么肆无忌惮地,释放出来。
尤东东突然想跑了。为什么他要因为一时的好奇心来这个傻逼聚会啊?!又为什么要在被杨修贤赶走后选择跟章远走啊?!又为什么要好死不死偷偷瞄了一眼林风啊?!

尤东东感到害怕。

这时候,章远倏地好死不死又轻启唇说了一句:“妈的,他居然还和我们笑!”

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让他、尤东东和林风听到。

然后尤东东看见林风笑意更加浓郁了!

尤东东:我现在赶紧走还来得及吗?

章远说:来不及了,走,我们上去杠他!

尤东东想拒绝,但是被章远强行拉过去了。

事情总是该死的相似,这场景简直和几十分钟前杨修贤强行拽走牧歌去嘲讽樊伟时一模一样,如出一辙。

尤东东and牧歌:拜托让杨修贤离我们的生活远一点!

林风挑了挑修长的眉,抿着唇朝气昂昂的章远露出一个笑,那个笑和刚才尤东东看到的噬/血的笑不一样,透着一点点意外和惊喜,像从幽林中荡起的清风徐来,居然还渗出几份清扬。

章远觉得林风这是在挑衅!明晃晃的挑衅!

章远气势汹汹地一路杀到林风面前,抬起下巴高傲地俯视着将后背靠在沙发上显得悠闲自得的林风,红润的上嘴唇一碰下嘴唇,说:“你是用了什么手段?”

什么什么手段?尤东东懵逼了一下,感觉一下子从现代校园剧穿越到了古代宫廷剧。

“手段?”林风不轻不重地眯起眼来,从章远的角度看,发现林风的眼睫如蝴蝶的羽翼般纤长,似乎轻轻一颤,就会飞入谁的心房,但是林风一开口,他用异常清脆的语调重重地念了这两个字,语气重得仿佛这两个字已经在他的胸膛上蹿下跳了良久,然后狠狠辗过锐利的齿端却轻轻地从薄薄的嘴唇边溢出来,再传入章远的耳畔里,简直又幻化成为了重重的回音死死贯/穿着他的听小骨,重音缠绕。

“对,就是手段。”章远被真人异常清脆的声音震了一下,然后才回过神快言快语地回道。

“哟,你说我可怎么了?”林风似乎感到有些好笑,从鼻腔里呼出一股笑意,双手倏地撑起沙发就这么站了起来,他这个动作让章远始料不及,所以他们之间的距离就只有几厘米近。

章远全身都僵硬了说不出话来,满腔要杠林风的热血都仿佛在这一刻凝固起来。

“章远,你可得记住,”林风此时说话的声音没有刚才那么清脆了,像是被窗外的夕阳轻轻拉扯下,变得懒洋洋的,他说话时呼出的热气轻轻地打在章远被他憋红的脸颊上,章远感到自己那本来就薄的脸皮子开始发烫,耳畔传来林风懒洋洋的声音在回荡,“就是我要求老师的,就是我亲自点名的,就是我非要这么做的,没办法,我就是这么刺,老师也管不了我,可惜啊。”

他最后一个字的音调刚刚落下,章远就已经狠狠把眼前的林风给推开了,林风也不意外,轻轻笑了一下,就这么随波逐流像朵小花一样继续靠着沙发,懒洋洋地眯着眼,用仅能看见的那一点细缝饶有趣味地观察了一下章远气到发抖的身躯,嘴角边又溢出尤东东所了解的那一份戾/气。

“林风!”章远咬牙切齿地吐出这两个字,全身都在颤抖——被林风的话硬生生气的。

“唉,是我,怎么了?”林风歪着头无辜地回视他,“我故意安排的,就是为了让她教我数学,您对这个事实还满意吗?”

章远成功作死去找林风然后又被真人呛死。

尤东东这才如梦初醒地想起来,章远和林风的关系。

他他他他、他们,是情敌啊!

章远有个喜欢的女生,经常和章远争年级第一,成绩巨好,不过最近受老师之托在给林风补习,章远之前每天晚上都会抽出时间和那个女生一起写作业的,不怎么样,就是纯学习,纯到不行,简直了。

然后这个甜蜜蜜的场面被林风的出现给毁了。

林风非得要那个女生给自己补习,不然就誓不罢休。
章远因为这个明里暗里和尤东东说了好几次林风的坏话,有一次连饭都不出来硬生生骂了林风几个小时——当然,没有当着林风的面。

毕竟众所周知,林风是打架子鼓的,手劲特别大,据说是有着80kg臂力的迷一样的男人,章远还没有做好下一个体验林风80kg臂力的男人,上一个这么体验的人已经怕到转学了,章远还不想转学。

真的,不想。

8.《论居一龙同志是怎么带三个娃还在娱乐圈里浪的》

#《论居一龙同志是怎么带三个娃还在娱乐圈里浪的》.8
#别子晞来填坑啦,没坑没坑呢,爆字数了夸我!
#二花璧璧小雪变成小孩子穿越来居居的生活啦
#忙于开新坑和填旧坑都快忘记这篇了(;•͈́༚•͈̀)我还是更新惹!

根据表面上乖巧内心不知道有多黑的傅红雪小朋友说,他刚才只是在和连城璧小朋友比武。
居一龙同志心想,你们可能耐地,怎么不直接跟我来个比武招亲?
根据表面上乖巧内心不知道乖不乖巧的连城璧小朋友说,傅红雪小朋友说的没错,他刚才就是想和傅红雪小朋友比试比试。
然后花无谢小朋友不甘心被无视,也开口说,本来我也想和他们比试的,但是他们嫌弃我!不和我比试!
花无谢小朋友感到委屈,他明明之前还没来这里在花府的时候,也习过武功的!
还学过射箭!
我之前还是个可以一挑几十的小可爱呢!
居一龙同志被花无谢小朋友硬生生呛了一声,突然惊恐地发现花无谢小朋友说的这些话好像也没有什么毛病,他突然下意识地在脑子脑补了一下他们三个人大早上乱斗的场景,顿时感到头大。
傅红雪听到这句话,饶有趣味地扯了扯花无谢小朋友的衣角,悄咪咪地靠近花无谢小朋友和他咬耳朵说:“明天我们比试比试?”
花无谢小朋友终于有了被他们认可的感觉!一不留神就大声嚷嚷了出来:“好!”
居一龙瞪了他一眼,他刚刚说完“下次你们不可以这么任性了啊”,花无谢下句就大声嚷嚷说出个“好”来,就像起哄一样,实在忍不住给了爱搞事情的花无谢小朋友一个瞪眼。
“咳咳咳,咳咳咳!”花无谢小朋友也莫名其妙地感到有辣么一咪咪的心虚,以为自己和傅红雪小朋友的机密被居一龙同志听到了,忍不住就轻咳几声,结果没想到咳得太投入,太忘我,以至于花无谢小朋友咳着咳着就被自己的唾沫给呛到了,然后就开始真正地咳得惊天地泣鬼神,让原本以为花无谢小朋友只是随便打几个哈哈就混混过关正冷眼旁观的居一龙同志不得不感到震惊。
这小子也太入戏了吧!
花无谢委屈但是他说不出来,旁边的傅红雪小朋友以为他就是装装而已的,没想到他装得这么真实,正蹙眉心想花无谢什么时候才收口,也就没有出声。
而连城璧小朋友呢,先是抬头望望天花板,啊,真白!再低头看看地板,啊,真一尘不染!期间再偷偷又诡异地理直气壮地瞥了一眼不知所云被花无谢咳声淹没的居一龙同志,无辜又该死的可爱地眨了眨那双卡姿兰大眼睛,还是保持“敌不动,我不动”就是不开口说话当出头鸟的第一个人。
所以花无谢小朋友更加委屈了!
我咳得都快死了!就差指甲盖这么一点点!
你们还不给我倒杯水吗!
这么残忍!有没有人性了!简直令人发指!

失踪人口回来啦!
更新预警

我还在呢.........就是手机一直没有交话费,没有流量
我错了
我明天就去交话费,然后更文
狗血爱情故事我已经更完了
小宝贝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