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子晞&sure

这里全职厨和盗笔厨
喜欢全职的好多冷CP
不经常更新莫见怪
初中开学了冷漠
同时经常坑,所以会写短篇
初来乍到,请多指教,这里别子晞!

【喻黄】顺便摸个鱼

黄少天闲着没事喜欢揩一下喻文州的油,说话的时候突然伸手撩开喻文州的刘海,还装作无辜地说队长你眼睛被你刘海挡着了啊,接着又理直气壮地用细腻的指腹摩挲着喻文州的眼角,顺势轻轻掐一下喻文州的脸,然后就撒开腿跑走了,留喻文州一个鱼眨眨眼眸若有所思。
对于黄少天来说,每日必修课,怎么在队长不注意的时候悄咪咪揩油还在他没有回神的时候跑走,这是个难题,但是黄少天努力克服难题,是个坚韧BOY,于是在作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连卢瀚文在远方叫他他也假装没听见继续不闻不问。
所以喻文州的难题就开始了,每日必修课,怎么在黄少天揩油的时候假装淡定竭力克制住自己揩回油的手和想法,这也是个难题,但是喻文州也努力克服难题,同样是个坚韧BOY,于是在心脏算计揣摩的路上越走越远,连郑轩在远方感慨压力山大也假装没听见继续不闻不问。
于是两个人的较量开始了。黄少天磨好了冰雨准备出鞘,喻文州算计好了法术准备吟唱,电光火石之间,蓝雨双核的爱恨情仇也随之接踵而至。
并不,蓝雨双核的爱和情正在继续进行,但是恨并不存在,仇也在出道的那一刹那转瞬即逝。
又是一个训练后的夏天。
喻文州做完了今日的任务,准备做手操,就在这时,电光火石之间,坐在他旁边的黄少天同志,一个激灵把屏幕上的网页关掉,鼠标一甩放在桌上就偏过脑袋摇摇晃晃地盯着正在关网页的喻文州,一双澄澈的眸子里闪耀着灼热的渴望,就像有一束炽热的光轻揉碎洒进他眸底了一样,灼灼其华。
“少天?”喻文州被黄少天炽热的眼神盯着有些许暗戳戳的心慌,但是心脏就是心脏,战术大师就是战术大师,蓝雨队长就是蓝雨队长,只用了一秒就平复了心情恢复平时淡定自若的样子,若无其事地和黄少天瞎扯话。
但其实喻文州知道,黄少天也知道,蓝雨双核的较量,准备要来了。狭路相逢胜负定格一秒。
“啊,队长,你是要准备做手操了是吧?是吧是吧?”黄少天勉强收敛了下眼眸中赤裸裸的太过于直白的眼神,吧唧吧唧张开嘴就是快过于常人语速的话,起到迷惑的作用,虽然就连黄少天自己也不知道这话可以起到什么鬼的作用,又可以迷惑了什么鬼的乱语乱话。
“是啊,所以少天想表达什么呢?”喻文州若有所思地微微眯了眯眼,同样偏过脑洞笑得一脸温和,柔软的唇瓣轻启着露出一抹柔和的浅笑,嘴角微微上扬了指甲盖那么一丁点的小小弧度,就勾勒起了一副陌上颜如玉,公子世无双的模样。
然而,都是假象。
喻文州的这个笑同样起到了迷惑的作用,虽然就连喻文州自己也不知道这话可以起到什么鬼的作用,又可以迷惑了什么鬼的乱语乱话。
“队长你做了这么多的训练,手已经很累了吧?要不要我来给你做个手操啊?”黄少天也不再扭扭捏捏,直接打了个直球,这个直球速度快得可以瞬间秒杀喻文州的手速,当然同样可以秒杀微草的刘小别同志的手速。
喻文州一个猝不及防地被黄少天打出的直球啪的一声糊到了脸上,就连脸上的笑都要破裂到凝固了。
但是喻文州不会放弃,他缓缓伸出修长的手指在黄少天面前晃了晃,竭力让笑容愈发浓郁,说:“不会啊少天,我的手还是很好的呢。”
思忖了约莫一秒的喻文州又补了一句:“嗯,一如既往。”
黄少天顿了顿,喻文州这话说的,好像他再坚持下去就是暗指喻文州手残一样似的。
但是黄少天也不会放弃,他笑嘻嘻地扯出一张笑脸,同样将手在喻文州面前晃了晃,说:“诶呀队长,这是我的好意嘛,不要拒绝,你舍得看你帅气可爱的副队长被你拒绝后一脸委屈的样子吗?”
“啊,这个嘛......”喻文州若有所思地配合着思忖了约莫一秒,然后快速地说,“当然舍不得啊。”
黄少天刚刚舒了一口气,又听见喻文州补了一句:“但是我同样也舍不得刚刚训练完身心疲惫的少天给我做手操呢,这样我会感到心疼的哦。”
黄少天:“......”
什么鬼!他刚刚训练完才不会身心疲惫好不好!?他精力很旺盛的好不好!?队长你这是在睁眼说瞎话吗!?他现在还是当打之年好不好!?
但是黄少天诡异地陷入了沉默。他在思考等下的对招。
“少天很想给我做手操么?”喻文州却又扯开了话题,用意不可言会。
“是呀!我可是很关心队长的呢!”黄少天眼看还有机会,身为联盟机会主义者的他,马上开口。
“我倒是有一个办法可以解决呢,让我们两个都开心满意的办法。”喻文州笑意愈发浓郁。
“嗯?”黄少天这次只说了一个字。
“少天先给我做手操,我再给少天做个手操吧,怎么样?”喻文州继续笑,继续笑,继续笑。
“啊,我怎么没有想到呢!队长你太机智了不愧是我们大蓝雨人!”黄少天一拍头就是直夸喻文州聪明,直接同意。
“是啊,”喻文州乖乖地伸出手,温柔的眉眼笑成一轮弯月,“我怎么就这么聪明呢。”
“是是是队长你最聪明了!”黄少天一见可以揩油什么也不管了,马上就伸手摸了上去。
他们两个倒是开心满意了,训练室里的蓝雨队员什么也不想说。
郑轩:压力山大,你们有病是吗!
卢瀚文:其实,也不用这么勾心斗角的吧?
徐景熙:直接说出我想揩你油你也想揩我油不就可以了吗?好迷啊。
宋晓:你们至于吗?我是说那两位正副队长同志。
李远:所以说你们果然都有病啊!
蓝雨队员今天也很迷呢。

【王黄】错过

#猜猜BE还是HE#

明明你很爱我,凭什么我们要错过?
黄少天看到这句话的时候,他独自一人在房间里喝酒,当即怔了怔,想到他和王杰希分手的那一天,他和王杰希都不约而同地觉得淡了,觉得自己就是爱着对方,对方却不够爱自己。
有点幼稚啊。黄少天若有所思地给自己灌了一口冰啤,冰冷的气体从唇舌间很快蔓延到喉咙,微辣,黄少天蹙了下眉,不经意地瞟了一眼自己床头柜上摆的王杰希和自己的合照,沉默地笑了笑,尖锐的小虎牙险些擦过柔软的嘴唇,上扬了一个尤其慵懒而随意的微笑。
黄少天昂起头喝完最后一口冰啤,冰冷的玻璃的质感太厚,他随手把冰啤放在地上,懒懒地打了个哈欠,伸开手臂舒展腰肢,略短的宽松的棉质卫衣被拉扯到露出一小截白皙纤细的腰。黄少天迷迷糊糊地躺在柔软到像棉花般顺滑的床上,半眯起浅色的眸,在下意识地思念起王杰希。
他的吻,他的笑,他的抱。
黄少天浅浅地呼了口浊气,抱着被子晕乎乎地开始睡觉。
王杰希回到家的时候,整个屋子暗暗的,没开灯。他放好公文包,解开上衣紧致的两颗扣子,想到自家那个懒懒的,却异常很可爱的男朋友,忍不住笑弯了眸。应该是他在睡午觉了。
王杰希走进黄少天的房间,也是自己的房间。他没开灯,他早就习惯了黄少天的小习惯,只早放轻步子走到他身边,看着他熟睡的恬静的脸,用修长的手指轻轻抚上黄少天紧锁的眉头,浅浅地摩挲着,然后待到黄少天的眉头舒展开才走。
黄少天起床的时已是晚八点,他揉着自己松懈的眸,赤着脚裸走出去。
“杰希。”黄少天从身后抱住王杰希,把头靠在王杰希的肩上,软软地叫了一嗓子。
“醒了?”王杰希轻声问,放下手里做菜的厨具,洗过手转身抱了抱黄少天,“梦到什么了?”
“梦到我们之前分手的时候。”黄少天半眯着眸。
“我们不是又和好了吗?都结婚了。”王杰希失笑。
“是呀,还好我们没错过。”黄少天说。
“我们曾经错过,现在不会再错过了。”王杰希说,语气平淡而笃定,“菜好了,吃饭吧。”
“嗯。”黄少天笑笑。
最好的不过有你的粗茶淡饭。

【轮回和蓝雨的联姻(并不)联手相声计划】

#轮回和蓝雨的联姻(并不)联手相声计划

黄少天:哟,大家好久不见啊,我是荣耀职业联盟最帅气最厉害的剑圣黄少天,隶属全世界最厉害的蓝雨战队,这次我们大蓝雨和轮回携手给大家伙讲段相声,大家要是期待就来给个热烈的掌声呀!
周泽楷:呃......
黄少天:好啦再来介绍一下我身边的这位,周泽楷,轮回战队的队长,被誉为枪王知道吧?肯定知道啊他这么会作秀这么有名,虽然也就比我的名气小了这么一点点,但是还是很有名的啊!
周泽楷:唔......嗯。
黄少天:你看周泽楷也同意我的说法了吧?再说说,我是逗哏,周泽楷是捧哏,晓得了吧?有点常识都知道啊,让周泽楷来说捧哏?脑子不太好使吧,谁出的馊主意啊,就不怕收视率低到死海湖面啊?
周泽楷:......主题。
黄少天:哦对对对,差点都忘了我们的主题了,嗯嗯嗯?什么?我们原来还是有主题的吗?联盟不是说让我们自由发挥的吗?怎么只告诉你不告诉我啊?
周泽楷:没有......
黄少天:诶不是吧,周泽楷你还需要台词的吗?不是嗯嗯哦哦啊啊对对这几个字就可以解决所有问题了吗?哈哈哈,那你也太逊了吧!
周泽楷:不是,有主题,没台词。
黄少天:天哪赶紧截屏留住这历史性的一幕周泽楷居然说了这么多个字!记得发给我啊!
周泽楷:跑题了。
黄少天:好好好是我跑题了可以了吧?不过我还真的忘了什么主题了,不过你这么一说我就想起来了,联盟是给了我们主题但是没有给台词,就是让我们自我发挥的是吧?
周泽楷:对。
黄少天:联盟太聪明了啊哈哈,和本剑圣说相声还需要台词吗?直接跟着我的节奏走就可以了啊!更别说搭档还是周泽楷了,完全就掌握在我手里啊!
周泽楷:主题啊......
黄少天:我忘记了啊!要不你来提醒我一下?你也不想就我一个人在这个叨叨叨吧?
周泽楷:嗯。聊队长。
黄少天:啊你这么一说我就想起来了,是谈谈联盟里的众多战队的队长是吧?
周泽楷:是的。
黄少天:那还不好谈啊,第一个就是我们大蓝雨的队长!全世界最最最好的队长喻文州!别说我家队长手速不行手残啊之类的,你行你上啊,也没见你当上职业选手当上队长啊真是的,再者就是要说一下我家队长令人发指的战术啦!
周泽楷:令人发指?
黄少天:不不不,不是令人发指,令人发指不能这么用的是吧?
周泽楷:对。
黄少天:我家队长的战术造诣可厉害了,懂得利用我们蓝雨的各个人的特色,有利地掩盖了我们蓝雨的一些小小的缺点和不足,从而发挥蓝雨人民最大的价值!所以说我家队长的脑子特别好,知道这个叫什么吗?手速不够,战术来凑。所以不要拿手残的你和我家队长画勾啊,你也没有战术是吧?
周泽楷:你家?
黄少天:不然呢不是我家的难道是你家的啊?我们大蓝雨人的伟大的队长可是你可以玷污的!
周泽楷:玷污?我?
黄少天:咳咳咳你不用在意这么多只要知道我家队长就是我家的,战术就是吊炸天,脑子就是好就可以了!其他的不用管这么多的啊哈哈哈。
周泽楷:呵呵。
黄少天:周泽楷你呵呵什么呵呵!
周泽楷:咳,继续吧。
黄少天:那就是下一个了啊,唔下一个说什么呢,就是王杰希那个家伙吧。诶呦一提到他你们就想说大小眼是吧?巧了我也是这么想的!
周泽楷:噗。
黄少天:笑什么笑什么,难道你就不这么想吗!
周泽楷:呃......
黄少天:这就是了吧!连周泽楷都这么想!我们还有什么资格不这么想!
周泽楷:啊?
黄少天:安心地背这个黑锅吧周泽楷,反正刚才你也这么说了不是吗!
周泽楷:有吗......
黄少天:没有吗没有吗?!周泽楷你敢不敢看着我的眼睛,不,看着王杰希的大小眼再说一次!
周泽楷:......
黄少天:不敢了吧不敢了吧!就说你不敢了吧!
周泽楷:......继续吧。
黄少天:好吧那么如你所愿,其实吧,老王人还是很好的,比如说......比如说......比如说......诶呦周泽楷你快点来接一下我的词!我竟然说不下去了丢人丢人太丢人了!简直丢我话痨的脸!
周泽楷:唔,尽心尽职?
黄少天:啊对对对,就是尽心尽责,老王他就是太尽心尽责了,对微草付出了很多呢,真的,连我都不得不承认,说到负责任,王杰希对微草做出的贡献真的很多呢。但是要说出来的话他就要打我了,因为他本来不想要别人知道的,纠结啊。
周泽楷:嗯。
黄少天:接下来就说一说老叶吧!那个妖孽!好不容易退役了又干翻老东家杀回联盟,锐气势不可挡啊,最后还拿了一个冠军,第四个冠军了啊!第四个了啊!天哪,这到底要那些没拿过冠军的人怎么想!简直鼻子都气歪了好吗!
周泽楷:就是。
黄少天:诶我都快忘了,老叶这第四个可是从你手里拿走的啊,作为当事人你怎么看?
周泽楷:我什么也不想说。
黄少天:周泽楷你居然!真是心脏!太心脏了!变坏了你!之前那个纯良的小后辈去哪了!?
周泽楷:呵呵。
黄少天:好吧让我们再继续谈下一个,就说韩文清吧。等会,韩文清,我居然要谈韩文清!?晚上他找我要钱包怎么办!那眉头一皱我简直要跪下了好吗!?节目组,联盟,我们出来谈一下!
周泽楷:不接受。
黄少天:诶呀周泽楷你来添什么乱!你又不是节目组!也不是老冯!
周泽楷:当红辣子鸡。
黄少天:......听起来好像没什么不对?
周泽楷:继续谈呀。
黄少天:你怎么不来谈?
周泽楷:我,捧哏;你,逗哏。
黄少天:就你话多!
周泽楷:嗯???
黄少天:咳那我就斗胆继续说下去。老韩这人呐,其实也没有外面传得这么恐怖,不就是长了一副钱包脸吗?诶呀你不看脸就可以了嘛。
周泽楷:嗯?
黄少天:也不是,老韩其实啊,对有关霸图什么的其实是很好的,对战队的人也就是严格了一点,然后也就没什么了......是吧?周泽楷?嗯?现在到你上场表演啦!快来给自己加点戏啊本剑圣都亲自降戏让给你了,你还不说句话来表示表示?
周泽楷:......好吧。
黄少天:很好那你把我没有说完的话继续说下去吧!
周泽楷:......呃,下一个?
黄少天:什么啊什么啊,绝对不行,就这么草草率率地一笔,呃不,一嘴带过老韩,霸图的那些死忠粉肯定会打爆我们的好吗!我指的是现实生活中,我们都一样是个只会打游戏的死宅啊!战斗力和老叶一样为零好吗!
周泽楷:我们?
黄少天:干嘛,你不是啊?你不是吧周泽楷!
周泽楷:代言。
黄少天:我!差点忘记了你经常出去代言的,什么杂七杂八的都有,所以经常锻炼的是吧?
周泽楷:嗯。
黄少天:好啊,看着我的眼睛说实话,你有没有八块腹肌?不要告诉我你没有啊!你可是联盟的头牌啊!
周泽楷:头牌.....?
黄少天:好好好我一时口误,名牌可以了吧?
周泽楷:好吧。
黄少天:所以你到底有没有八块腹肌?
周泽楷:当然有。
黄少天:啊果然没有啊,大家都一样是死宅。
周泽楷:我有。
黄少天:哦我知道了你没有!不要再重复了!
周泽楷:我有啊。
黄少天:哦。
周泽楷:噗。截屏。发给我。
黄少天:干什么呢有腹肌很值得你骄傲是吗?!
周泽楷:不是吗?
黄少天:......我不想和你讲话了你好讨厌啊!
周泽楷:没有。
黄少天:哼,你刚才说什么啊?
周泽楷:刚才,哦。
黄少天:你的意思是说,刚才我只说了一个哦字,你很惊讶,同时觉得很好笑吗!
周泽楷:唔......差不多。
黄少天:你你你,算了,大人不记小人过,本剑圣暂时饶你一命。所以说......
周泽楷:嗯?
黄少天:我们刚才讲到哪里了?
周泽楷:忘了。
黄少天:我也忘记了,怎么办?
周泽楷:下一个。
黄少天:好主意我也是这么想的!
周泽楷:那还问我?
黄少天:不就是走个形式而已嘛,不要太介意。
周泽楷:哦。
黄少天:那我们接下来还要讨论哪些队长呢?你来说说,决定权在你手里。
周泽楷:那你?
黄少天:坐等你的答案啊!多简单啊!
周泽楷:......呃......
黄少天:干什么,不可以吗?还是不满意我的回答?
周泽楷:不是。
黄少天:那是什么一口气说完啊!你这样不把你自己憋死都要急死我了!
周泽楷:队长。
黄少天:哦吼?原来你还记得我们两个讲相声的主题啊,我自己都快忘记了。
周泽楷:不是,最后,我。
黄少天:......你是说......我们讨论队长,就差你一个队长没有谈?
周泽楷:对。
黄少天:是我的错觉吗我居然从你脸上看出了委屈。
周泽楷:胡说,才没有。
黄少天:好啊那么当事人想要我怎么讨论你呢?
周泽楷:不知道......
黄少天:那么我可以直接跳过这一段吗?
周泽楷:那就完了。
黄少天:搞什么!你这是想和本剑圣PK吗?!
周泽楷:不是,我,最后。
黄少天:哦直接跳过你我们就讲完了是吧?
周泽楷:嗯。
黄少天:那你为什么不早说啊!
周泽楷:本来就说了。
黄少天:那为什么我没有注意到!
周泽楷:你的错。
黄少天:噗!周泽楷!你就这么喜欢和我抬杠?!
周泽楷:误会。
黄少天:哦,好吧,信你。
周泽楷:真的?
黄少天:呵呵,假的。不过说实话我也确实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你,嗯嗯嗯哼?怎么说你?老是喜欢和我抬杠?表面沉默实际特别闷骚?是吗是吗是吗?
周泽楷:呃......随便吧。
黄少天:切切切。你这么说让我怎么形容你嘛。
周泽楷:随便呀。
黄少天:诶呦喂,你本人就在我身边我还可以怎么埋汰你啊?我也是有点脸的好吗?
周泽楷:唔......那就......
黄少天:比如直接结束吧?你是不是觉得说这么久了挺累的?反正对我来说不过就是件肖时钦,呃不,小事情,小事情,但是我多善解人意啊,一看就知道你累了,是不是是不是?
周泽楷:唔,嗯。
黄少天:反正接下来也没什么可谈的了,那么就散了吧!
周泽楷:好。
黄少天:大家伙再见啊!记住我是荣耀职业联盟最帅气最厉害的剑圣黄少天啊!隶属全世界最厉害的蓝雨战队啊!这次我们大蓝雨和轮回携手给大家伙讲段相声正式结束啦!大家记得来给个热烈的掌声呀!再见再见再见!
周泽楷:嗯,再见。
黄少天:周泽楷等下我们撸串去不去?
周泽楷:嗯?
黄少天:就是我和你讲完相声了,开心开心,我们整个蓝雨都去的。
周泽楷:安全?
黄少天:哈哈哈我们蓝雨办事你还不放心?很隐秘的,估计连卫星定位导航都找不到!
周泽楷:好。
黄少天:OK我和队长他们说一下。
周泽楷:嗯。再见。
黄少天:再见再见再见!

【一叶之秋眼里的众多卡er】

#突然智障,私设超多

大家好,我是一叶之秋,目前mas是孙翔。
在荣耀大陆我最讨厌大漠孤烟,因为他终结了我的四连冠,而且他远没有他mas韩文清这么严肃,最喜欢自夸,先夸自己勇往直前,再夸自己一如既往。
呵,是荣耀大陆第二不要脸的。
什么?!第一才不是我呢!谁说的站出来!
老子一杆子怼死你!
哼,最近和孙翔混久了比较暴躁。
而且我还要说,没办法,我尽说大实话,谁叫我和大漠孤烟势不两立,我就是要爆他的料。
别看大漠孤烟表面上这么正直,其实,都是假象。
由于他苦苦等了三年都没有一个搭档,空虚寂寞冷的内心一直希望有一个好搭档可以来到他身旁。好嘛,等到了第四年,终于来了个石不转,虽然说是个奶,但是大漠孤烟才不在意这些呢,空虚寂寞冷的内心感觉到了抚慰,当即就拉着石不转谈谈人生理想。呵,还一直在石不转面前黑我,还以为老子不知道?嗯?
我祝大漠孤烟永远得不到石不转的宠爱,呵呵。
还有王不留行这家伙,天天骑着扫把在天上飞,飞就算了还高空抛物,扔一大堆星星粉下来,特别伤眼。说他了他一急就一扫把过来拍你脸上,呵。
什么!?我才没有被他拍过脸呢!瞎说什么胡话!
百花缭乱不知道是不是受他mas的影响,特别爱装文艺当忧郁青年,不是对一朵花多愁善感像林黛玉一样就是发表一些非主流的网络语言,烦死了。
不,最烦的不是夜雨声烦,他因为自家mas的垃圾话文字泡狂飙,他mas一下线他就闭口不说话,都怕嗓子不是哑就是疼,心疼他。
不过最烦的也不是百花缭乱,而是一枪穿云。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mas的原因,他mas一下线就立刻找一张卡er在叨叨叨,可以一次性叨一个小时都不是问题,赛过夜雨声烦的mas黄少天的垃圾话。
有次无浪被他拽住说了整整三个小时的话,搞得无浪整整三天一见到一枪穿云就躲开。
而且一枪穿云才是荣耀大陆第一不要脸的,他最喜欢拽住卡er问自己帅不帅,要是不说他全荣耀大陆最帅他就和你翻脸,高举起左荒火右碎霜就是要准备和你干一架。你不说他帅都不行,不然就是一场苦战,再者说一枪穿云还会一直吵着你不让你下线遁,神烦了。
索克萨尔,石不转,生灵灭三张卡er事最多,天天三卡er一起组队搞事情,坏心眼特别多,一天就要被他们整了十多张卡er,于是卡er们一见到他们也立刻躲起来。但是他们还是可以作很多事情。
我忍不住举例出来。
他们藏了王不留行的灭绝星尘,王不留行找了几小时气到不行就要单枪匹马找他们三个PK,最后还是王不留行被他们三心脏一法师一枪系再加一治疗回血的牧师虐哭了才肯还回来。
他们录了一句话单曲循环悄悄放在一枪穿云衣侧里,放了整整一天,声音特别大,简直全荣耀大陆都可以听到,一枪穿云找了整整一天愣是没有找到,因为索克萨尔特意施了个小小的藏掩法术。
你认为没什么是吧?但那句话是:
一枪穿云全荣耀最丑。
一向最自恋且为荣耀第一大帅哥的一枪穿云怒了,左荒火右碎霜就要打爆他们的头,所以他们还是把那个录音拿出来了。虽然下一秒,那个录音就被一枪穿云的炮火轰成了渣渣,被风吹过后一点不剩。
呵,他们三个人简直丧心病狂。

【周江】我只是个普通NPC啊!

周泽楷心说,当个普通NPC真好。
周泽楷是荣耀中的一个NPC,是轮回牛郎团的团长,公认的最帅NPC,但他一直认为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NPC来着,因为他并不知道自己这张人畜无害帅破苍穹的脸勾引了多少小姑娘入了荣耀的坑,并且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他平常也就和领任务的玩家“嗯啊哦呃”三部曲地讲话,给人家一个简单到用膝盖都可以通关完成的任务,然后就可以微微一笑拂袖而去找副团长江波涛谈天说地吐槽荣耀了。
其实也不用多走几步,以周泽楷为中心,方圆五公里内定然可以找到江波涛。
哦,这个在荣耀里被设定为是他专属翻译器的男人。
周泽楷若有所思,官方就喜欢拿他们两个无辜的人畜无害的可怜NPC卖腐吸引腐女。
明明他们两个是清白的。江波涛也是个直男。
嗯,自己也是个直男。周泽楷对这一点深信不疑。
“你好周团!我是来领任务的!”眼瞅着一个肤白貌美的女玩家过来了,周泽楷面无表情,说不定还是后期P上去的。呵呵。
“嗯。”周泽楷明了地说,其实他的内心话很多的,可该死的官方不让他讲太多话,保持他所谓的高冷男神形象。呵呵,其实一切都是假的。
“我就说周团话超少超级高冷的!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超级帅啊!”周泽楷似乎听见这妹子的呐喊,但他什么也没说,和那妹子浅浅一笑过够了高冷男神的形象,他的贴身翻译器江波涛果不其然走了过来,微微一笑说,“小周的意思是你可以领任务了,他也很开心能够认识你。”
什么鬼啊!他就一个嗯字江波涛都可以扯出这么多的吗?还全是些废话!坑爹的官方!
周泽楷不想承认他嫉妒江波涛可以说这么多话这件事。虽然这是事实。
“啊周江又发糖了好萌啊!!!”
周泽楷又听到这妹子的呐喊,表面上温文尔雅内心却在冷笑。即使外表上还是这么帅这么帅......
他和江波涛不约而同微笑对视一秒,都不约而同地看到了对方僵笑下眸底的无奈。
也不约而同地从对方眸里读出了一句话。
呵呵。

【七期瞎逼逼尬聊聊天群】

●点我看孙翔搞个大事情

孙翔说,周泽楷是个直男。

刘小别很震惊,你怎么这么说,他不是喜欢江波涛的吗?

唐昊笑他,你怎么不说江波涛是个直男?

孙翔很快回了,对啊,江波涛也是个直男。

邹远很吃鸡,江波涛不是喜欢周泽楷吗?

袁柏清好奇,你怎么知道的?

孙翔理直气壮,方哥告诉我的!

林枫被炸了出来,方锐???

刘小别好奇,你怎么和方锐认识的?

唐昊呵呵一笑,方锐还知道这个?

孙翔翻白眼,是方明华!

邹远想了想,你们队的牧师?

孙翔说,对啊!

唐昊好奇,你才刚去几天啊就和他这么好?

袁柏清笑了,你还叫他方哥。

孙翔不以为意,我还叫江副涛涛呢。

刘小别狂笑不止,什么鬼涛涛?

唐昊吃鸡,你怎么不叫周泽楷楷楷?

孙翔说,不要,我更喜欢江副。

邹远吃鸡,???什么?

袁柏清说,你这不是挖周泽楷的墙角吗?

孙翔翻白眼,才不是!江波涛比他好多了!

刘小别问,你干嘛不叫江波涛江哥?

孙翔说,我叫过,他说不用这么客气。

唐昊怪里怪气,哦——

孙翔怒,你哦什么!

唐昊又说,那你干嘛叫方明华方哥?

孙翔理直气壮,他比我大呀!

邹远若有所思,他是已婚人士了吧?

刘小别怒,单身的我忍不住举起了火把!

唐昊笑,你很想结婚啊?

刘小别说,我不是我没有你胡说八道。

林枫冒泡,反正大家都单身。

袁柏清喊,这里有个老实人孤立他!

林枫说,???

邹远突然说,我们是不是跑题了?你们还记得最初的话题吗?

孙翔,......不记得了。

唐昊,......不记得了。

刘小别,......不记得了。

袁柏清,......不记得了。

林枫,......不记得了。

【霸图尬聊现场fafafa】

●点我看霸图鲜为人知的内部尬聊

张新杰.(联盟第一奶):队长,找你有件事谈谈。

张佳乐.(联盟一枝花):谈一场永不分手的恋爱?

张新杰.(联盟第一奶):......不,谈一谈今晚张佳乐的检讨几千字。

张佳乐.(联盟一枝花):????队长!我错了!

林敬言.(衣冠禽♂兽):乐啊,没用的,队长只听副队的话。

韩文清.(一如既往地):所以是什么?

张新杰.(联盟第一奶):谈一场永不离婚的婚姻。

张佳乐.(联盟一枝花):这tm和我刚才说的有什么区别!?

韩文清.(一如既往地):嗯,我受用。@宋奇英.(张副支援会),见你妈。@张新杰.(联盟第一奶)

宋奇英.(张副支援会):队长......副队......

张新杰.(联盟第一奶):小宋晚好。

张佳乐.(联盟一枝花):是我过分了,还期待新杰叫小宋儿子的画面出现。

林敬言.(衣冠禽♂兽):不可能的好吗!?

宋奇英.(张副支援会):副队......我真的叫你妈吗?

张新杰.(联盟第一奶):不,叫爸爸。

张佳乐.(联盟一枝花):老韩你居然!?被新杰反G了吗?!

韩文清.(一如既往地):张佳乐你就算用字母代替我也看得出来。

张新杰.(联盟第一奶):不是,我是爸爸,队长是爹爹。

张佳乐.(联盟一枝花):噗,老韩你不是吧!?

韩文清.(一如既往地):嗯,我是爹,新杰是爸。

林敬言.(衣冠禽♂兽):你们考虑过小宋的感受吗?

宋奇英.(张副支援会):......你们是OOC了吗?

韩文清.(一如既往地):会张佳乐区别那句话,区别就是,人不同。

【双鬼】烟么

李轩叼着烟在阳台上吹风,吴羽策从他身后抱过他,将头埋在李轩肩上,语气平和地说:“不许再抽烟了。”
“没点上。”李轩含糊不清地说。
“我一走你就会点上。”吴羽策叹了口气,放开李轩把他手里的烟拿掉扔在地上用鞋底踩了踩,“别以为我不知道。”
“呵。”李轩似乎是笑了,眸底化不开暗色的愁,说,“你扔了也没用,我又不是只有一支烟。”
“你要抽?”吴羽策走到他身边靠着栏杆看他。
“不然我拿烟出来干嘛呢?”李轩说。
“语气有点呛啊你,想干什么?”吴羽策狭长的眸子透着冷意,纤长的手指没规律地敲打着栏杆。有点烦,吴羽策蹙眉。
“没什么,想退役了。”李轩挠了挠头,烦躁地用手握拳不是很轻也不是很重地捶了一下栏杆,精致的眉宇见净是戾气。
吴羽策一怔,回过神拉起李轩的手责备道:“你想退役就不爱护自己的手了是吗?十二赛季还没有完你就撑不下去了是吗?第四赛季的黄金一代还没有一个想退役,你到底是在怕什么!?”
李轩沉默了许久,深深地吸了一起气,然后轻轻甩开了吴羽策拉紧自己的手,缓缓抬头直视着吴羽策微微有些错愕的眸子,咬牙忍不住想吼回去,但是他还是竭力忍住自己很久没有锋芒毕露的戾气,一字一顿地说:“是,我就是想退役了。我渴望拿到的是冠军,而不是八强,我的目标,虚空的目标,全部人的目标,都是冠军。但是,我坚持不下去了,我不想再坚持了,每一次与胜利擦肩而过的失落,经历得还不够多吗?”
吴羽策没有说话,没有发出一个音节,他眸底的光逐渐黯淡,仿佛一颗露珠堕坠入漩涡,被逐渐吞噬,不留一点余地。
“有时候我在想,不如什么都不管了,把一切都摧毁算了。”李轩的语气轻松,但是略微尖锐的指甲却深深地嵌入手掌心,但是表面上却还是不经意地硬生生地扯出一抹微笑,比哭还丑。
听见这句话,吴羽策终于开口了:“你这是逃避。”
李轩的笑僵在脸上。
“李轩,你是不是疯了?比赛还没有结束,常规赛还没有结束,你自己都对战队失去信心,还有谁可以对虚空充满信心?”吴羽策狭长的眼眸眯起,好看的嘴唇吐出几乎可以划破黑夜苍穹的锋利的语句。
李轩的手握得更紧。指甲几乎陷入细腻的肉里,痛得让他紧紧地蹙起眉头。
“我吗?李轩,你不要忘了,虚空的队长,他妈的是你!”吴羽策很少失态,也很少发怒,但是今天他忍不住了。
明明虚空的队长,是你,李轩......
吴羽策握紧了手,和现在的李轩一样,尖锐的指甲划破了肌肤,他的脸色越来越冷,甚至气到微微有些战栗。
“你不开心吗?”李轩突然问,语气有些尖锐,又有些唐突。
“你说什么?”吴羽策错愕地抬头,大脑一片空白,他张了张嘴,却发现欲言竟无词。
“我退役了,你好当上队长不是吗?”李轩靠着栏杆上不去看他,“还有第一鬼剑士。”
“你怎么......会这么想?”吴羽策说这句话的时候舌头都在颤抖,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平复下心情,有些无力地说,“我以为你早就不在意这些了。李轩,你告诉我,哪怕你还在意。”
“......”李轩没有说话,但他脸上隐忍的表情太明显,几乎可以灼伤吴羽策的心,吴羽策只感到心中猛然一颤。
“吴羽策,”李轩似乎叹了口气,有点向叹息似的说,“我想当第一。”
吴羽策看着他,定定的。
“是你,剥夺了我当第一的权利。”李轩闭上眼睛,感到好累。
吴羽策咬了咬牙还是没有说话,转过身走了。同样感到很累很累。
李轩从口袋掏出一根烟叼在嘴里,在阳台上吹风。

【方黄】就是没有题目反正只是一时兴起

#不良少年方士谦x不良少年黄少天
#校园小清新系列???
#毫无逻辑可言

黄少天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自己的死对头的生日要到了,就非要拉着自己去礼品店给他挑礼物。诡异的是梦里的他们关系居然很好,自己还同意了。到了礼品店自己挑啊挑,然后挑中了一个不知道是什么鬼的东西,就高高地举起来问自己的死对头,说,这个怎么样?
那个死对头意味深长地盯着自己,然后突然诡异地勾了勾嘴唇,凑上来对着自己的脸就是吧唧一口。
梦里的自己懵逼了很久,浑浑噩噩的脑子里第一个念头居然是:麻痹这个孙子居然敢亲老子看老子不把这件事告诉全校让你身败名裂。
好不容易等自己清醒了过来,那个死对头偏偏还朝着自己,有些小开心地勾了勾嘴唇咧开了一个异常灿烂的笑容,在灯光下那个笑容居然比头顶灿烂的光芒还要耀眼夺目,简直可以灼伤自己的眼。
然后黄少天就从梦中惊醒,足足痴呆了一分钟。
Fuck!为什么自己会梦到这种诡异的梦啊!
黄少天在心中呐喊,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尽力平复下心情,伸出颤抖的手拍拍自己的胸默念了一句老子最吊,不紧不慢地闭上眼眸呼出一口浊气,过了几秒再睁开时,目光变得异常炽热焦灼,整个人都变得不一样,开始锋芒毕露了,展露了自己的所有锋芒。
黄少天不紧不慢地从枕边掏出自己的手机,纤长的手指轻轻一划,解了屏就去给他的那个死对头打了个电话。
很快电话就接通了,他的死对头语气有气无力但是足以听得出内心的狂躁和暴戾:“我操黄少天你有病啊!凌晨三点半你给老子打电话干嘛?!”
黄少天无所谓地随意撸了撸自己凌乱的头发,语气自然且欠揍:“不好意思,我就是有病,你今天才知道的吗?我还以为你很久以前就知道了呢。”
对面的方士谦听着就想从床上爬起来抄家伙杀去黄少天家里打爆他的头,头上青筋都暴起了:“哦,是吗?我一时忘记了真是不好意思。大晚上你他妈的找老子什么事?不说清楚明天我就去你教室打爆你的狗头信不信?”
“啊,”黄少天换了个令他感到舒服的姿势拿了个抱枕枕在身后,“信信信,怎么不信啊,就怕到时候不知道是谁打爆了谁的狗头。”
“他妈的当然是老子打爆你的狗头啊!”方士谦久久没有得到黄少天一个明确的回复简直想把手机摁爆,眼皮子都随时准备合上了黄少天还在这里和他瞎扯逼话,困得他一下子脾气就上来了,“你到底找我什么啊卧槽!你知道老子有多困吗?!”
“知道知道,其实也没什么。”黄少天吧唧了一下嘴,突然想起来刚才做到的梦,方士谦那傻逼简直就亲了上来,虽然说只是脸颊,但是还是让他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没什么我就挂了!你个傻逼!”方士谦对着他的电话就是一通怒吼。
“有本事你他妈挂啊!明天你不还得乖乖地打电话过来问老子是什么事啊!?我还不知道你什么逼性吗?!”黄少天同样对自己的电话吼回去,内心很不爽,他妈的刚才在老子的梦里还不知道谁才是最傻逼的那个呢,呵呵。
“卧槽,黄少天,你是不是想打架?!”黄少天都可以听见对面的方士谦一个激动从床上蹦起来的声音,动作特别大,还掺和着方士谦怒捶床的声音。
“对啊!明天校门口!不见不散!看老子不打得你跪下来喊我爸爸!”黄少天搓搓手拿起手机吼了一声,有些骄傲地把头发风骚地一甩,虽然没有人可以看见。
“妈的,”方士谦恶狠狠地念叨着,“明天你就喊老子爸爸,看我不把你按在地上摩擦。”
“切,怕你一样,有本事就来啊。”黄少天成功影响了方士谦的良好睡眠作息,特开心地撅起嘴哼了一段不知道是什么鬼但是异常熟悉可惜就是不会唱出歌词的小曲儿。
“卧槽你还他妈唱歌?你很爽是不是?”电话那头的方士谦在一片缄默中听力异常很好,况且黄少天也不遮掩就这么光明正大地哼出来,方士谦又怒了。
“是啊,可好了,哼。”黄少天傲娇地哼了一声马上在方士谦要怒吼的下一秒大爆手速挂了电话。
盯着手机屏幕黄少天忍不住地,嘴角咧开上扬了一个弧度,露出了那一抹白色,是一颗可爱的小虎牙,在手机黯淡的光线下异常地熠熠生辉。
“切,傻逼。”黄少天嘟嘟囔囔地,把手机关机防止方士谦的夺命连环call,满意地把手机一甩到枕边,开开心心地闭上眼睛开始睡觉。
就是上扬的嘴角的弧度太灿烂。

第二天黄少天在教室里果然被方士谦给拦截了。
方士谦没带人手,也没有带家伙,孑然一身独自伫立在黄少天教室门口,昂首挺胸地站着,还冲教室里面撒开嗓子大喊了一声“黄少天”。
声音很尖,特别刺耳,听着就像有人拎了把刀架在他脖子上放声尖叫的土拨鼠。
“干嘛啊你,好闲的是不是?”黄少天同样是一个人走出来,随意瞟了一眼气宇轩昂看上去不可一世的方士谦,就立刻收回眼神懒懒地打了个哈欠,他昨晚前期被自己做的那个梦吓到惊坐起,后期还好,成功扰乱方士谦心智就睡得特别安稳,但是还是因为前面没有睡好,黑眼圈都明晃晃地横卧在黄少天眼眶下了。
方士谦死死盯着黄少天无意识抬起挠挠自己后脑勺的手,目光可以说是很凶狠了,语气自然也好不到哪去:“昨晚打电话给我到底干嘛?”
“哦,是嘛,我就说了,明天你一定来找我问的不是?”黄少天面对方士谦的凶狠熟视无睹,反正他也不是第一次见过方士谦死盯他面露凶光的模样了,所以特别淡定,不紧不慢地把手揣进裤兜里,黄少天挪动了下步子小幅度移到墙壁那里懒懒地靠着墙壁,“其实真的没什么啦,你好奇什么啊?”
“去你妈的没什么,那你大晚上凌晨三点半打电话给我是干什么?”方士谦当然不信这种一听就是假的的说辞,呵呵一笑朝黄少天走进了一小步。
“唔,为了打扰你休息啊!”黄少天浅褐色的眸子咕嘟咕嘟转了转,然后直视着方士谦,澄澈的眸里透露出真诚的字眼。
然而方士谦还是不相信。是不相信黄少天眼里的真诚。毕竟他还是相信黄少天会做出打扰他休息这种卑鄙无耻的事情来的。
“你就不能告诉我真相吗?”方士谦有些苦恼,不就是一两句话的屁事吗,黄少天干嘛叽叽歪歪的就是不肯说一直吊着自己的那颗作孽的好奇心。
天地良心,黄少天根本就不是有意要吊着方士谦的那颗作孽的好奇心啊,明明是他不好意思说出口,毕竟这么羞耻的事情,他黄少天怎么看也还是一个要点脸的人吧?
“这种屁事也算什么鬼的真相吗?”黄少天的关注点明显和方士谦不在同一个频率上面的。
“所以说你可以告诉我吗?”方士谦面无表情,内心只纠结这点。
“知道了对你不太好。”这时候黄少天看他的眼神突然不太对,目光里蕴含着欲说还休意味深长,又还引人深思,让方士谦有些不太好的预感。
但是方士谦就是方士谦,他才懒得管那些辣鸡预感呢,他只相信自己的直觉。
“干什么原来你还是为了我好的吗?”方士谦想呵呵他一脸,觉得黄少天这厮就是在逗他玩。
其实,黄少天真的没有在逗他,这件事让方士谦知道了确实对方士谦不太好啊,好好的死对头,虽然说平时相处还是很诡异的和谐,但是突然就变成了梦里卿卿我我的对象,怎么也感觉不太对吧?
“好啊,那我就说了,反正到时候也不是只有我一个人丢脸。”黄少天无所谓地耸耸肩,满不在乎。
丢脸。方士谦马上get√到了这个词,作为学校里最风骚自恋的男人,方士谦表示这不能忍。但是方士谦还是败在了自己那颗作孽的好奇心下,有着作死的本格,马上就吧唧吧唧说:“好啊,你无所谓我也无所谓,那么你就说吧!”
“你确定?”黄少天的目光愈发深邃。
“废话!当然确定啊,绝对不后悔!”方士谦早就料到黄少天还要说话,就见自己说完的话刚刚音落黄少天就张开嘴欲说话的样子就懂了,为了节省时间,也为了自己可以快点知道答案,方士谦赶紧接话堵住黄少天就要脱口而出的“不后悔?”。
“好吧,其实真的没什么。”黄少天抬起手顺了一下自己的柔顺头发,将其中一小撮缠绕在自己纤细的手指上,黑白相称很是好看养眼。在方士谦快炸毛的时候就赶紧接上一句,因为这句话的内容太羞耻,黄少天的语速变得前所未有的快,“就是我昨晚梦到你亲了我脸一口让我惊醒就想打电话骂你,是吧,多大点屁事啊?”
方士谦有点懵逼,虽然说他不是没有见过黄少天提高语速狂飙垃圾话的场面,但是今天黄少天的语速居然快过超乎他的想象,让方士谦本来就噩噩的大脑一下子更加一片空白了。
“什么鬼......?你说慢的好不好?”方士谦头疼得厉害。
“不好,我刚才都说过一次了,我好话从来不说第二遍,哼。”黄少天却直接了断地拒绝了。
“瞎说什么胡话呢你,你之前讲话的时候还不是恨不得一句话重复个三四五遍啊?”方士谦也直接了断地拆台。
“靠,你烦不烦啊!”黄少天眉头就是蹙起。
“黄少天你他妈好意思说别人烦吗?也不想一下你自己是什么话痨样。”方士谦吐槽。
“好啊,那老子就再重复一遍,最后一遍了!”黄少天提高了语调大喊,“我说!就是!我昨晚!梦到!你!亲了!我脸一口!让我惊醒!就想!打电话!骂你!听清楚了吗!?”
然后黄少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就这么定定地盯着一脸懵逼的方士谦。
方士谦还处在懵逼的情况下,好不容易等到他脑子清醒了,才目瞪口呆地回看黄少天:“原来,我和你在梦里,关系这么好?”
黄少天选择了沉默。
方士谦也选择了沉默。
过了片刻,方士谦才艰难地开口:“我居然亲了你,是不是就要对你负责啊?”
“屁话!你那是什么鬼的逻辑啊!而且,你也没有亲我好不好?!”黄少天一秒反应过来。
“梦里的亲也算好不好?”方士谦说,脑回路让人窒息。
“算个屁!”黄少天吼他。
“那好吧,那我们就先处处试试看?”方士谦一点也没管黄少天的反驳,直接了断地和黄少天提议,好吧,可能连提议都不算,直接就是宣布了。
“好什么好啊!方士谦!你脑子怎么长的啊?”黄少天简直不可置信。
“我要是也知道我脑子是怎么长的就好了。”方士谦比刚刚开始的黄少天还要显得无所谓,“所以我们就在一起了。”
“我靠你突然总结什么鬼啊!老子还没有同意呢!”黄少天感到崩溃。
“那好吧,给回你同意的时间。”方士谦靠着墙面对着黄少天酷酷地开口。
“你傻逼啊方士谦!”黄少天怒吼。
“怎么,你不想和我在一起啊?”方士谦看他。
“切,也不是,那就......试试呗?就是,单纯的试试啊我告诉你。”黄少天嘟囔了一句,就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这就对了嘛。”方士谦满意地点点头,在黄少天还没有开始炸毛的时候直接上前凑近黄少天朝他的脸吧唧来了一口。
黄少天睁大眼眸吃惊中,方士谦又捏着黄少天的下巴又吧唧地亲了一口黄少天的脸。
黄少天死机了。
然后方士谦给黄少天按下了开机键,不紧不慢地开口:“居然梦里我都亲了,现实中怎么我也得亲上这么几口吧?”
什么鬼的逻辑啊!
黄少天终于开机,脑子很清醒,就是嘴皮子突然不接受脑电波的照射一溜就说了这么一句:“梦里你还和我笑呢,特别帅。”
方士谦也微微睁大了眼眸吃惊了几秒,然后就咧开嘴角朝着黄少天露出了一个特别帅的笑容,声音还被他刻意压低,“哦?是这样吗?”
然后黄少天就傻愣愣地说,是。

【all黄】关于黄少天嘴快不快的问题

#蓝雨可以攻,少天必须受
#不带李轩系列

比不存在的主持人:你觉得黄少天哪里特别好?

叶修:(不紧不慢地点了根烟叼上)嘴特别快。
黄少天:卧槽你就不能正经一点吗!

喻文州:(弯了弯眸笑眯眯)我虽然手速慢,但是少天嘴快呀。最喜欢少天嘴里叫着队长腿却忍不住夹住我腰的时候了呢,真可爱呀。
黄少天:卧槽怎么连队长你也这样!等等不要突然开车好不好!?这不是一辆去蓝雨幼儿园的车!

周泽楷:(不好意思俊脸红了红)嘴快。
黄少天:你们是联合起来一起说的吗?

王杰希:(眯了眯大小眼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当然是嘴啊,语速多快是不是?上次我给他录一个语音,他可是一连喘了四十几分钟呢。
黄少天:什么鬼有人采访你说这个干嘛!

肖时钦:(把眼镜摘下来擦了擦又戴上)少天最好的方面啊,那当然是让人又爱又恨的嘴啦。有一次少天一直给我叫了好久的老公呢。
黄少天:小事情你们能不要一直揪住这点不发了吗?等等什么鬼,我什么时候叫你老公了啊!

张佳乐:(小辫子一甩一甩)那还用说嘛,你看黄少天语速多快啊,给他嘴里塞点什么照样可以支支吾吾地说出一大堆话来。
黄少天:我靠张佳乐你想往我嘴里塞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啊!给我停止你的想法!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一脸正色)要我说,少天哪里都特别好,当然最好的还是嘴。很想听少天那张每天都飙垃圾话的嘴喊我老公呢。
黄少天:跪求你们被玩了!就因为前几天我没有叫你老公你就非要在这里说吗!?我回去再叫你老公可以吗?!心脏啊!太心脏了!

孙翔:(理直气壮)嘴,必须是嘴,一口气喊我几十声老公都不带喘气的。话说黄少天,我们昨天明明说好的晚上来我房间,干什么去到唐昊房间里了!
黄少天:我哪有一口气喊你几十声老公!等等,唐昊那件事,听我解释!他拐我去的!

唐昊:(上扬了一个尤其灿烂的笑)当然是嘴啊,昨晚还在我耳边乖乖喊我老公哥哥再来一次呢。
黄少天:屁话我什么时候喊过这么羞耻的话啊!

方锐:(嘿嘿坏笑)少天的嘴最好啊,不管是上面的嘴喊我方锐老公最帅,还是下面的嘴......唔唔!
黄少天:你他妈赶紧闭嘴吧你,这个节目是要播出去的突然跑什么火车!我弄死你!还分上面下面是吗?!啊!?你就别想今晚我去你房间了!

所以黄少天最好的地方,当然是嘴了啊,毋容置疑g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