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子晞&sure

爱镇魂,爱巍澜,爱巍澜衍生,爱朱一龙水仙
不经常更新莫见怪
同时经常坑,所以会写短篇
初来乍到,请多指教,这里别子晞!

【ZYL48】是谁睡了齐衡.3

#看不懂的可以了解一下ZYL48男团
#别子晞小朋友来填坑啦
#还有人记得这篇吗?
#完全瞎几把乱写,毕竟别子晞我没有脑子/陷入沉思

“等下。”齐衡把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东西想完做好了打算,见迟瑞把药酒放在自己床头柜上也马上要像刚才的沈教授一样挥挥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地离开,嘴比脑子里的想法还快地出声喊了一声。
“怎么?”迟瑞微微歪了下头,向左边偏了一点,水汪汪的卡姿兰大眼睛显得整个人有种莫名的反差萌。
萌个鬼。齐衡心想,然后尽全力抬起了一条胳膊和迟瑞说:“我起不来,扶我。”
“哦。”迟瑞点点头,把头正回来,沉默地把齐衡从床上拉起来。是的,用拉,操着直男式拉法的迟瑞直接掀开了齐衡的被子,一只手毫不客气地拽住齐衡刚刚抬起来的那一条胳膊就把他整个人拉起来,给整得腰酸背痛的齐衡一下子就被迟瑞从床上拽到地上了。
“扑通”一声,腰酸背痛身娇体软的齐衡摔在了地上。
齐衡:“......”
迟瑞:“......”
齐衡猛地抬起头怒视一脸无辜的迟瑞,咬牙切齿地一字一顿道:“我是让你,扶我起来,是扶我,不是拉我,也不是整我!”
迟瑞眨眨眼睛,垂下眼帘去看齐衡,秀气的眉轻轻蹙了蹙,说:“我以为我一拉你你就可以起来的。”
“我都这样了,怎么起来?”齐衡简直气到极点把自己整笑出了声,声线都带着不经意的颤抖着熊熊的怒火,“我要是可以起来,还用你扶我吗?”
“啊,刚才抹的药都白抹了。”迟瑞感到了些许烦恼,抓了抓自己的脖颈。
“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齐衡在心里念了好几遍“我要生气谁如意”总算才把心中的怒火给压下去,深深吸了好大一口气,和迟瑞正式道,“带我去找连城璧和花无谢吧。”
“哦。”迟瑞应声,但是没有动,好像还在烦恼白擦的药酒怎么办。
“迟大少爷,算我拜托了,”齐衡硬是给迟瑞挤出一个比哭还丑的笑,在他那张京城最俊俏的脸上显得有种莫名的滑稽,“可不可以扶我起来?”
“好的。”迟瑞在齐衡看不见的地方轻轻上扬了一下眉毛,好像整得小公爷快疯了他有种莫名其妙的快乐感一样。
等迟瑞终于扶着颤颤巍巍的齐衡到了连城璧和花无谢的房间,还没有敲门,门自己就打开了,好像知道齐衡要过来一样。
刚刚开门的连城璧:“......”
在连城璧身后捂着腰的花无谢:“......”
被迟瑞扶着硬生生强压着他吃了一口狗粮的齐衡:“......”
扶着齐衡一脸淡定的迟瑞:“......”
“你们干什么?”齐衡问,面上已经冷漠地格式化了。
“我带着无谢去吃早餐。”连城璧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说,音落回头拦过花无谢的腰就把人给抱了起来,在花无谢耳边低声呢喃了一句,是什么齐衡没有听见,也不想听见。
“哦。”齐衡已经不想再说什么了,但是还是要问一问,“昨天晚上你们在干什么?”
“干什么?”连城璧听见齐衡这么问好像还有点惊讶,眉毛也上扬了一下,然后他微微一笑,道,“干无谢啊。”
“你给我闭嘴吧你!”在连城璧怀里的花无谢还想挣扎着给连城璧一巴掌,可惜心有余力不足,全身都痛,根本动不了。
“......”齐衡感觉自己好像明白了什么,“我是说在你们干那什么之前,对我做了什么。”
“啊,这个啊,”连城璧微微使了点力抱紧花无谢不让他乱动——虽然花无谢自己也折腾不起来——眨了眨眼睛说,“我们下次不敢了,真的,我们再也不会答应罗浮生参与进来绑你了。”
“......”齐衡这下是真的不想讲话了。
什么鬼?谁来告诉他这是什么鬼?
他们后面还有罗浮生是吗?
罗浮生叫他们两个来绑自己吗?
然后他们两个就参与进来绑了自己吗?
迟瑞还在一旁看热闹不嫌事大是吗?
罗浮生绑自己干什么啊我......
剩下的那些脏话被家教良好的齐衡憋进了肚子里,差点没把自己给憋死。
“罗浮生绑我干什么?”良久,齐衡才问。
“他说,有个惊喜给你。”窝在连城璧怀里的花无谢开口说到,“其实就是,他怕你不和他去,就让我们绑你了。真的,我们两个什么也没干!就是绑了你而已!”
“你们可真闲。”齐衡感叹一声,然后非常自然地和迟瑞说,“扶本宫去浮生殿。”
连城璧:“???”
花无谢:“???”
迟瑞:“......”
“呸,不是,我随口一说的。”齐衡轻咳一声,试图化解尴尬。
神特么浮生殿了。

评论(20)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