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子晞&sure

这里全职厨和盗笔厨
喜欢全职的好多冷CP
不经常更新莫见怪
初中开学了冷漠
同时经常坑,所以会写短篇
初来乍到,请多指教,这里别子晞!

【罗齐】今天的齐小朋友撩罗先生了吗?

#没什么,就是发了小段子表示我还没死
#就是想搞一下齐衡,齐衡真好搞嘤嘤嘤
#和我一起吃罗齐啊,罗齐多好吃啊

齐衡随手拿了一个凳子坐到罗勤耕工作桌前面,两只手把腮帮子撑起来,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去盯着正在看报告的罗勤耕。
“怎么了?”罗勤耕感觉到小朋友坐在了自己面前,拿着笔杆子的手顿了顿,很轻地抿唇笑了一下,但是没有抬头。就算没有抬头也可以感觉到齐衡小朋友那双漂亮澄澈的大眼睛在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
“罗先生。”齐衡故意掐软了语调软绵绵地喊着他对罗勤耕诡异热爱的爱称,一向温温柔柔的语调此时此刻变得更加柔和了,齐衡轻轻翕动润色的嘴唇配合起每个字的起承转合,像一颗颗晶莹剔透的清晨最清澈的露珠滴在青翠欲滴的荷叶上,直接溅到了罗勤耕那颗被齐衡给软化的心尖里。
罗勤耕是真的受不了齐衡这么叫他,刚刚开始还觉得吐字清晰彰显少年的青春年华,可是越听越不对味,简直感觉像齐衡不经意的挑.逗一样,像跟柔软的小羽毛轻轻拂过心尖,满心的正经和魂魄都要被他给勾住了,就连内心被压抑的那点不能流露出来的坏心眼,也要被这么明晃晃地勾出来了。
罗勤耕手握着笔杆子还在检查着报告,脑中却不自主地想到了前几天的夜晚齐小朋友那修长的双腿夹紧他的腰在他身下或是含着哭腔或是带着喘息在他耳边一遍又一遍地叫着自己的名字时,还有那被自己插到每个敏感点时突然冒出来的带着哭腔的那句“罗先生”。
罗勤耕感觉自己脑中被绷紧的那条名为“理智”的线要断了。
“齐小朋友,你这是要干什么?”罗勤耕勉强压住了自己想要当场把齐衡给办了的想法,把笔杆子一放,终于抬起头正视着齐衡那双漂亮澄澈的大眼睛。
“当然是要——”齐衡见罗勤耕终于看自己了,改成一只手托腮歪着头,湿润的舌尖忍不住轻轻舔了舔下唇又极快地收回来,留下一到明显的水渍在本来就润色的唇瓣上,笑眯眯地说,“勾.引你啊。”
“所以罗先生,你接受我的勾.引吗?”齐衡突然站起来,又弯了弯修长的双腿半跪在凳子上,弯了弯眸子,上扬了一个尤其勾人的笑。
完了。
罗勤耕心想。
他脑中的那条名叫“理智”的线。断掉了。

评论(1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