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子晞&sure

爱镇魂,爱巍澜,爱巍澜衍生,爱朱一龙水仙
不经常更新莫见怪
同时经常坑,所以会写短篇
初来乍到,请多指教,这里别子晞!

【喻黄】顺便摸个鱼

黄少天闲着没事喜欢揩一下喻文州的油,说话的时候突然伸手撩开喻文州的刘海,还装作无辜地说队长你眼睛被你刘海挡着了啊,接着又理直气壮地用细腻的指腹摩挲着喻文州的眼角,顺势轻轻掐一下喻文州的脸,然后就撒开腿跑走了,留喻文州一个鱼眨眨眼眸若有所思。
对于黄少天来说,每日必修课,怎么在队长不注意的时候悄咪咪揩油还在他没有回神的时候跑走,这是个难题,但是黄少天努力克服难题,是个坚韧BOY,于是在作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连卢瀚文在远方叫他他也假装没听见继续不闻不问。
所以喻文州的难题就开始了,每日必修课,怎么在黄少天揩油的时候假装淡定竭力克制住自己揩回油的手和想法,这也是个难题,但是喻文州也努力克服难题,同样是个坚韧BOY,于是在心脏算计揣摩的路上越走越远,连郑轩在远方感慨压力山大也假装没听见继续不闻不问。
于是两个人的较量开始了。黄少天磨好了冰雨准备出鞘,喻文州算计好了法术准备吟唱,电光火石之间,蓝雨双核的爱恨情仇也随之接踵而至。
并不,蓝雨双核的爱和情正在继续进行,但是恨并不存在,仇也在出道的那一刹那转瞬即逝。
又是一个训练后的夏天。
喻文州做完了今日的任务,准备做手操,就在这时,电光火石之间,坐在他旁边的黄少天同志,一个激灵把屏幕上的网页关掉,鼠标一甩放在桌上就偏过脑袋摇摇晃晃地盯着正在关网页的喻文州,一双澄澈的眸子里闪耀着灼热的渴望,就像有一束炽热的光轻揉碎洒进他眸底了一样,灼灼其华。
“少天?”喻文州被黄少天炽热的眼神盯着有些许暗戳戳的心慌,但是心脏就是心脏,战术大师就是战术大师,蓝雨队长就是蓝雨队长,只用了一秒就平复了心情恢复平时淡定自若的样子,若无其事地和黄少天瞎扯话。
但其实喻文州知道,黄少天也知道,蓝雨双核的较量,准备要来了。狭路相逢胜负定格一秒。
“啊,队长,你是要准备做手操了是吧?是吧是吧?”黄少天勉强收敛了下眼眸中赤裸裸的太过于直白的眼神,吧唧吧唧张开嘴就是快过于常人语速的话,起到迷惑的作用,虽然就连黄少天自己也不知道这话可以起到什么鬼的作用,又可以迷惑了什么鬼的乱语乱话。
“是啊,所以少天想表达什么呢?”喻文州若有所思地微微眯了眯眼,同样偏过脑洞笑得一脸温和,柔软的唇瓣轻启着露出一抹柔和的浅笑,嘴角微微上扬了指甲盖那么一丁点的小小弧度,就勾勒起了一副陌上颜如玉,公子世无双的模样。
然而,都是假象。
喻文州的这个笑同样起到了迷惑的作用,虽然就连喻文州自己也不知道这话可以起到什么鬼的作用,又可以迷惑了什么鬼的乱语乱话。
“队长你做了这么多的训练,手已经很累了吧?要不要我来给你做个手操啊?”黄少天也不再扭扭捏捏,直接打了个直球,这个直球速度快得可以瞬间秒杀喻文州的手速,当然同样可以秒杀微草的刘小别同志的手速。
喻文州一个猝不及防地被黄少天打出的直球啪的一声糊到了脸上,就连脸上的笑都要破裂到凝固了。
但是喻文州不会放弃,他缓缓伸出修长的手指在黄少天面前晃了晃,竭力让笑容愈发浓郁,说:“不会啊少天,我的手还是很好的呢。”
思忖了约莫一秒的喻文州又补了一句:“嗯,一如既往。”
黄少天顿了顿,喻文州这话说的,好像他再坚持下去就是暗指喻文州手残一样似的。
但是黄少天也不会放弃,他笑嘻嘻地扯出一张笑脸,同样将手在喻文州面前晃了晃,说:“诶呀队长,这是我的好意嘛,不要拒绝,你舍得看你帅气可爱的副队长被你拒绝后一脸委屈的样子吗?”
“啊,这个嘛......”喻文州若有所思地配合着思忖了约莫一秒,然后快速地说,“当然舍不得啊。”
黄少天刚刚舒了一口气,又听见喻文州补了一句:“但是我同样也舍不得刚刚训练完身心疲惫的少天给我做手操呢,这样我会感到心疼的哦。”
黄少天:“......”
什么鬼!他刚刚训练完才不会身心疲惫好不好!?他精力很旺盛的好不好!?队长你这是在睁眼说瞎话吗!?他现在还是当打之年好不好!?
但是黄少天诡异地陷入了沉默。他在思考等下的对招。
“少天很想给我做手操么?”喻文州却又扯开了话题,用意不可言会。
“是呀!我可是很关心队长的呢!”黄少天眼看还有机会,身为联盟机会主义者的他,马上开口。
“我倒是有一个办法可以解决呢,让我们两个都开心满意的办法。”喻文州笑意愈发浓郁。
“嗯?”黄少天这次只说了一个字。
“少天先给我做手操,我再给少天做个手操吧,怎么样?”喻文州继续笑,继续笑,继续笑。
“啊,我怎么没有想到呢!队长你太机智了不愧是我们大蓝雨人!”黄少天一拍头就是直夸喻文州聪明,直接同意。
“是啊,”喻文州乖乖地伸出手,温柔的眉眼笑成一轮弯月,“我怎么就这么聪明呢。”
“是是是队长你最聪明了!”黄少天一见可以揩油什么也不管了,马上就伸手摸了上去。
他们两个倒是开心满意了,训练室里的蓝雨队员什么也不想说。
郑轩:压力山大,你们有病是吗!
卢瀚文:其实,也不用这么勾心斗角的吧?
徐景熙:直接说出我想揩你油你也想揩我油不就可以了吗?好迷啊。
宋晓:你们至于吗?我是说那两位正副队长同志。
李远:所以说你们果然都有病啊!
蓝雨队员今天也很迷呢。

评论(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