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子晞&sure

爱镇魂,爱巍澜,爱巍澜衍生,爱朱一龙水仙
不经常更新莫见怪
同时经常坑,所以会写短篇
初来乍到,请多指教,这里别子晞!

【方黄】就是没有题目反正只是一时兴起

#不良少年方士谦x不良少年黄少天
#校园小清新系列???
#毫无逻辑可言

黄少天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自己的死对头的生日要到了,就非要拉着自己去礼品店给他挑礼物。诡异的是梦里的他们关系居然很好,自己还同意了。到了礼品店自己挑啊挑,然后挑中了一个不知道是什么鬼的东西,就高高地举起来问自己的死对头,说,这个怎么样?
那个死对头意味深长地盯着自己,然后突然诡异地勾了勾嘴唇,凑上来对着自己的脸就是吧唧一口。
梦里的自己懵逼了很久,浑浑噩噩的脑子里第一个念头居然是:麻痹这个孙子居然敢亲老子看老子不把这件事告诉全校让你身败名裂。
好不容易等自己清醒了过来,那个死对头偏偏还朝着自己,有些小开心地勾了勾嘴唇咧开了一个异常灿烂的笑容,在灯光下那个笑容居然比头顶灿烂的光芒还要耀眼夺目,简直可以灼伤自己的眼。
然后黄少天就从梦中惊醒,足足痴呆了一分钟。
Fuck!为什么自己会梦到这种诡异的梦啊!
黄少天在心中呐喊,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尽力平复下心情,伸出颤抖的手拍拍自己的胸默念了一句老子最吊,不紧不慢地闭上眼眸呼出一口浊气,过了几秒再睁开时,目光变得异常炽热焦灼,整个人都变得不一样,开始锋芒毕露了,展露了自己的所有锋芒。
黄少天不紧不慢地从枕边掏出自己的手机,纤长的手指轻轻一划,解了屏就去给他的那个死对头打了个电话。
很快电话就接通了,他的死对头语气有气无力但是足以听得出内心的狂躁和暴戾:“我操黄少天你有病啊!凌晨三点半你给老子打电话干嘛?!”
黄少天无所谓地随意撸了撸自己凌乱的头发,语气自然且欠揍:“不好意思,我就是有病,你今天才知道的吗?我还以为你很久以前就知道了呢。”
对面的方士谦听着就想从床上爬起来抄家伙杀去黄少天家里打爆他的头,头上青筋都暴起了:“哦,是吗?我一时忘记了真是不好意思。大晚上你他妈的找老子什么事?不说清楚明天我就去你教室打爆你的狗头信不信?”
“啊,”黄少天换了个令他感到舒服的姿势拿了个抱枕枕在身后,“信信信,怎么不信啊,就怕到时候不知道是谁打爆了谁的狗头。”
“他妈的当然是老子打爆你的狗头啊!”方士谦久久没有得到黄少天一个明确的回复简直想把手机摁爆,眼皮子都随时准备合上了黄少天还在这里和他瞎扯逼话,困得他一下子脾气就上来了,“你到底找我什么啊卧槽!你知道老子有多困吗?!”
“知道知道,其实也没什么。”黄少天吧唧了一下嘴,突然想起来刚才做到的梦,方士谦那傻逼简直就亲了上来,虽然说只是脸颊,但是还是让他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没什么我就挂了!你个傻逼!”方士谦对着他的电话就是一通怒吼。
“有本事你他妈挂啊!明天你不还得乖乖地打电话过来问老子是什么事啊!?我还不知道你什么逼性吗?!”黄少天同样对自己的电话吼回去,内心很不爽,他妈的刚才在老子的梦里还不知道谁才是最傻逼的那个呢,呵呵。
“卧槽,黄少天,你是不是想打架?!”黄少天都可以听见对面的方士谦一个激动从床上蹦起来的声音,动作特别大,还掺和着方士谦怒捶床的声音。
“对啊!明天校门口!不见不散!看老子不打得你跪下来喊我爸爸!”黄少天搓搓手拿起手机吼了一声,有些骄傲地把头发风骚地一甩,虽然没有人可以看见。
“妈的,”方士谦恶狠狠地念叨着,“明天你就喊老子爸爸,看我不把你按在地上摩擦。”
“切,怕你一样,有本事就来啊。”黄少天成功影响了方士谦的良好睡眠作息,特开心地撅起嘴哼了一段不知道是什么鬼但是异常熟悉可惜就是不会唱出歌词的小曲儿。
“卧槽你还他妈唱歌?你很爽是不是?”电话那头的方士谦在一片缄默中听力异常很好,况且黄少天也不遮掩就这么光明正大地哼出来,方士谦又怒了。
“是啊,可好了,哼。”黄少天傲娇地哼了一声马上在方士谦要怒吼的下一秒大爆手速挂了电话。
盯着手机屏幕黄少天忍不住地,嘴角咧开上扬了一个弧度,露出了那一抹白色,是一颗可爱的小虎牙,在手机黯淡的光线下异常地熠熠生辉。
“切,傻逼。”黄少天嘟嘟囔囔地,把手机关机防止方士谦的夺命连环call,满意地把手机一甩到枕边,开开心心地闭上眼睛开始睡觉。
就是上扬的嘴角的弧度太灿烂。

第二天黄少天在教室里果然被方士谦给拦截了。
方士谦没带人手,也没有带家伙,孑然一身独自伫立在黄少天教室门口,昂首挺胸地站着,还冲教室里面撒开嗓子大喊了一声“黄少天”。
声音很尖,特别刺耳,听着就像有人拎了把刀架在他脖子上放声尖叫的土拨鼠。
“干嘛啊你,好闲的是不是?”黄少天同样是一个人走出来,随意瞟了一眼气宇轩昂看上去不可一世的方士谦,就立刻收回眼神懒懒地打了个哈欠,他昨晚前期被自己做的那个梦吓到惊坐起,后期还好,成功扰乱方士谦心智就睡得特别安稳,但是还是因为前面没有睡好,黑眼圈都明晃晃地横卧在黄少天眼眶下了。
方士谦死死盯着黄少天无意识抬起挠挠自己后脑勺的手,目光可以说是很凶狠了,语气自然也好不到哪去:“昨晚打电话给我到底干嘛?”
“哦,是嘛,我就说了,明天你一定来找我问的不是?”黄少天面对方士谦的凶狠熟视无睹,反正他也不是第一次见过方士谦死盯他面露凶光的模样了,所以特别淡定,不紧不慢地把手揣进裤兜里,黄少天挪动了下步子小幅度移到墙壁那里懒懒地靠着墙壁,“其实真的没什么啦,你好奇什么啊?”
“去你妈的没什么,那你大晚上凌晨三点半打电话给我是干什么?”方士谦当然不信这种一听就是假的的说辞,呵呵一笑朝黄少天走进了一小步。
“唔,为了打扰你休息啊!”黄少天浅褐色的眸子咕嘟咕嘟转了转,然后直视着方士谦,澄澈的眸里透露出真诚的字眼。
然而方士谦还是不相信。是不相信黄少天眼里的真诚。毕竟他还是相信黄少天会做出打扰他休息这种卑鄙无耻的事情来的。
“你就不能告诉我真相吗?”方士谦有些苦恼,不就是一两句话的屁事吗,黄少天干嘛叽叽歪歪的就是不肯说一直吊着自己的那颗作孽的好奇心。
天地良心,黄少天根本就不是有意要吊着方士谦的那颗作孽的好奇心啊,明明是他不好意思说出口,毕竟这么羞耻的事情,他黄少天怎么看也还是一个要点脸的人吧?
“这种屁事也算什么鬼的真相吗?”黄少天的关注点明显和方士谦不在同一个频率上面的。
“所以说你可以告诉我吗?”方士谦面无表情,内心只纠结这点。
“知道了对你不太好。”这时候黄少天看他的眼神突然不太对,目光里蕴含着欲说还休意味深长,又还引人深思,让方士谦有些不太好的预感。
但是方士谦就是方士谦,他才懒得管那些辣鸡预感呢,他只相信自己的直觉。
“干什么原来你还是为了我好的吗?”方士谦想呵呵他一脸,觉得黄少天这厮就是在逗他玩。
其实,黄少天真的没有在逗他,这件事让方士谦知道了确实对方士谦不太好啊,好好的死对头,虽然说平时相处还是很诡异的和谐,但是突然就变成了梦里卿卿我我的对象,怎么也感觉不太对吧?
“好啊,那我就说了,反正到时候也不是只有我一个人丢脸。”黄少天无所谓地耸耸肩,满不在乎。
丢脸。方士谦马上get√到了这个词,作为学校里最风骚自恋的男人,方士谦表示这不能忍。但是方士谦还是败在了自己那颗作孽的好奇心下,有着作死的本格,马上就吧唧吧唧说:“好啊,你无所谓我也无所谓,那么你就说吧!”
“你确定?”黄少天的目光愈发深邃。
“废话!当然确定啊,绝对不后悔!”方士谦早就料到黄少天还要说话,就见自己说完的话刚刚音落黄少天就张开嘴欲说话的样子就懂了,为了节省时间,也为了自己可以快点知道答案,方士谦赶紧接话堵住黄少天就要脱口而出的“不后悔?”。
“好吧,其实真的没什么。”黄少天抬起手顺了一下自己的柔顺头发,将其中一小撮缠绕在自己纤细的手指上,黑白相称很是好看养眼。在方士谦快炸毛的时候就赶紧接上一句,因为这句话的内容太羞耻,黄少天的语速变得前所未有的快,“就是我昨晚梦到你亲了我脸一口让我惊醒就想打电话骂你,是吧,多大点屁事啊?”
方士谦有点懵逼,虽然说他不是没有见过黄少天提高语速狂飙垃圾话的场面,但是今天黄少天的语速居然快过超乎他的想象,让方士谦本来就噩噩的大脑一下子更加一片空白了。
“什么鬼......?你说慢的好不好?”方士谦头疼得厉害。
“不好,我刚才都说过一次了,我好话从来不说第二遍,哼。”黄少天却直接了断地拒绝了。
“瞎说什么胡话呢你,你之前讲话的时候还不是恨不得一句话重复个三四五遍啊?”方士谦也直接了断地拆台。
“靠,你烦不烦啊!”黄少天眉头就是蹙起。
“黄少天你他妈好意思说别人烦吗?也不想一下你自己是什么话痨样。”方士谦吐槽。
“好啊,那老子就再重复一遍,最后一遍了!”黄少天提高了语调大喊,“我说!就是!我昨晚!梦到!你!亲了!我脸一口!让我惊醒!就想!打电话!骂你!听清楚了吗!?”
然后黄少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就这么定定地盯着一脸懵逼的方士谦。
方士谦还处在懵逼的情况下,好不容易等到他脑子清醒了,才目瞪口呆地回看黄少天:“原来,我和你在梦里,关系这么好?”
黄少天选择了沉默。
方士谦也选择了沉默。
过了片刻,方士谦才艰难地开口:“我居然亲了你,是不是就要对你负责啊?”
“屁话!你那是什么鬼的逻辑啊!而且,你也没有亲我好不好?!”黄少天一秒反应过来。
“梦里的亲也算好不好?”方士谦说,脑回路让人窒息。
“算个屁!”黄少天吼他。
“那好吧,那我们就先处处试试看?”方士谦一点也没管黄少天的反驳,直接了断地和黄少天提议,好吧,可能连提议都不算,直接就是宣布了。
“好什么好啊!方士谦!你脑子怎么长的啊?”黄少天简直不可置信。
“我要是也知道我脑子是怎么长的就好了。”方士谦比刚刚开始的黄少天还要显得无所谓,“所以我们就在一起了。”
“我靠你突然总结什么鬼啊!老子还没有同意呢!”黄少天感到崩溃。
“那好吧,给回你同意的时间。”方士谦靠着墙面对着黄少天酷酷地开口。
“你傻逼啊方士谦!”黄少天怒吼。
“怎么,你不想和我在一起啊?”方士谦看他。
“切,也不是,那就......试试呗?就是,单纯的试试啊我告诉你。”黄少天嘟囔了一句,就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这就对了嘛。”方士谦满意地点点头,在黄少天还没有开始炸毛的时候直接上前凑近黄少天朝他的脸吧唧来了一口。
黄少天睁大眼眸吃惊中,方士谦又捏着黄少天的下巴又吧唧地亲了一口黄少天的脸。
黄少天死机了。
然后方士谦给黄少天按下了开机键,不紧不慢地开口:“居然梦里我都亲了,现实中怎么我也得亲上这么几口吧?”
什么鬼的逻辑啊!
黄少天终于开机,脑子很清醒,就是嘴皮子突然不接受脑电波的照射一溜就说了这么一句:“梦里你还和我笑呢,特别帅。”
方士谦也微微睁大了眼眸吃惊了几秒,然后就咧开嘴角朝着黄少天露出了一个特别帅的笑容,声音还被他刻意压低,“哦?是这样吗?”
然后黄少天就傻愣愣地说,是。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