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子晞&sure

爱镇魂,爱巍澜,爱巍澜衍生,爱朱一龙水仙
不经常更新莫见怪
同时经常坑,所以会写短篇
初来乍到,请多指教,这里别子晞!

【荣耀大学欢迎你】2

#了解一下,这才是正儿八经的第二章
#补发,也可能之前我发了,但是以为是第三章,就删掉了?????

【002】
荣耀大学的男生404宿舍。
王杰希在洗澡,还带着手机进去,周泽楷去洗手的时候就正好听见浴室里传来的《FADED》女音版,特别大声,周泽楷沉默地听着他们宿舍的舍歌,王杰希提议的,之所以说是王杰希提议的,专门点名道姓地指出王杰希,是因为他们宿舍有四首舍歌,他们宿舍就四个人,每个人都妄想自己推荐的那首歌是舍歌,结果投票的时候一人一票,一歌一票,他们沉默了许久,最后王杰希说,要不我们宿舍就四首舍歌吧,一人一首。
最后全票通过。
然后吴羽策感叹,果然老王才是最靠谱的啊!
呵呵。王杰希笑而不答。
周泽楷其实也觉得《FADED》很好听,不过在那时王杰希提议的时候被吴羽策吐槽烂大街,妇孺皆知,人人都会哼一小段,把王杰希一下子怼得无话可说。
但是,周泽楷还是认为《We don't talk anymore》才是最好听的,是全世界最最最好听的,原谅他一下子词穷,说不出《We don't talk anymore》的美妙动听,好吧,虽然他有词了也不一定开得口。
周泽楷把修长的手刷刷地甩干,用隐隐约约有些湿润的指腹细细地摩挲了一下下巴,决定不提醒王杰希他们正在吃宵夜让他快点出来这件事情。
“小周,快点,等下老王就出来了!”吴羽策把一串烧烤递给周泽楷,自己也吧唧吧唧地吃着香辣的串串,“怎么这么久才进来?”
“呼——”周泽楷接过串串先是吹了一下,听见吴羽策的提问先是怔怔,“唔”了一声又继续说,“想把手洗干净点。”
“好吧。”吴羽策坐在自己床上啃着麦O劳新出的汉堡,他是王杰希的下铺,就嚼着含糊地应声。
“嗯,按照以往的时间来看,杰希应该还有十分钟就出来了,他说今天他要洗头的。”张新杰一丝不苟地说,然后就顺手捞了一把吴羽策身边的全家桶的鸡翅啃了一口。
“新杰!你居然抢我的鸡翅!”吴羽策痛心疾首地怒斥道,伸手想拿回那原本属于自己的鸡翅,却被张新杰一扭身顺势站了起来成功脱战逃。
“吴羽,小声点,等下王杰希听见了。”张新杰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当然,要是他放下手中香脆的鸡翅就更可以让人信服了,虽然就算张新杰手里什么也没有,吴羽策也还是会一眼就看破张新杰镜片下隐藏的眸中折射出的阴谋的光芒。
“我本来也没多小声啊!”吴羽策生气,“还有,不要再叫我吴羽了!最好后面加个策字!”
“什么?吴羽策子?厕纸?”张新杰看着吴羽策的眼神时间愈发怪异起来。
“是字!名字的字!诶呀,张新杰你心可真脏!”吴羽策痛苦地小啜一口可乐。
“承蒙夸奖,我一定再接再厉。”张新杰还装模作样地给吴羽策鞠了个标准的九十度的躬。
“张新杰!”吴羽策撕下了他平时在学校里冷静自持的面具。
“嗯哼?”张新杰也撕下了他平时在学校里严谨正经的面具。
周泽楷心累地看着眼前在荣耀大学名声在外赫赫有名的两位大神级别人物的吵架,类似于吵架的争吵,心想不知道要是荣耀大学的人看见一个“冷面男神”和一个“严谨闹钟”的吵架,不知道有多少玻璃心碎了一地,当然吴羽策和张新杰并不在意,也无所畏惧,直接踩着一地的玻璃也面不改色地走过去。
真是人不可貌相。周泽楷心说,然后悄咪咪地掳走了被人冷落的全家桶里的一块鸡腿,转过身刚想溜走,然后就看见王杰希拿着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推开门走进来。
周泽楷:“......”
然而吴羽策和张新杰还在幼稚地吵架。
周泽楷欲言又止:“呃......”
王杰希打断他:“你们又在背着我吃宵夜?”
简单明了,一击必杀。
听到这句话的吴羽策张新杰停了下来,一致地看向门口的王杰希。
“又不带我?嗯?”王杰希怒极反笑,“平时谁给你们带宵夜的?!”
“是你。”周泽楷小声说。
“等下,谁给你们买的宵夜?”王杰希突然想到这茬,有点难受,自己再也不是他们买宵夜第一个想到的男人了吗?
呸呸呸。什么心里这是?王杰希马上在心里反驳。
王杰希望向周泽楷。
“呃......”周泽楷欲言又止。
王杰希望向张新杰。
“嗯......”张新杰欲言又止。
王杰希望向吴羽策。
“唔......”吴羽策欲言又止。
“赶紧说。”王杰希不耐烦。
“就不能是我们自己嘛?”吴羽策说。
“呵,你们这么懒,会自己跑去买夜宵?”王杰希笑笑,“不然要老子来还有什么用?”
“好吧,是李轩。为爱献时间。”张新杰马上出卖了懒三人。
“新杰你居然......!”吴羽策不敢相信,“你居然背叛我!你背叛了整个组织!”
“没办法,事情已经超出我所预判的范围了。”张新杰自然地接过话。
“不行,你不可以这样的,组织会杀了你的!新杰,你跑不掉了!”吴羽策戏精上瘾,脸净是急切。
“我,你走吧,不要和我有牵连了。”张新杰也戏精上瘾,摇头一步步退后。
“新杰!”吴羽策发出痛心地撕吼。
“吴羽,忘了我,去找别的男人吧。”张新杰还在后退。
“不,我忘不掉你的。”吴羽策喃喃自语,然后突然说,“为什么我还是吴羽?”
“咳,你太不入戏了。”张新杰轻咳一声。
“是你不入戏啦,又叫我吴羽。”吴羽策说。
他们又在争辩,然后王杰希沉默了半晌,扭过头问同样沉默的周泽楷,“我们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周泽楷深深地看了王杰希一眼,然后把趁他们不注意时吃完的鸡腿扔进垃圾桶,又悄咪咪掳走了一块鸡排,朝着王杰希露出一个非常纯良而帅气十足的笑容,朝气蓬勃地说:“是这个!”
“......”王杰希顿了一下,也学着周泽楷默默掳走一个鸡翅,吧唧吧唧啃起来。
他们两个对视一眼,然后悄咪咪抱走了整个全家桶跑到阳台上默默啃着。
等吴羽策和张新杰终于吵累了,想一起分享全家桶的时候,发现阳台上默默啃着鸡排的王杰希跟周泽楷,还有一桶见底的空了的,全家桶。
吴羽策:“......你们......”
张新杰:“......你们......”
吴羽策严肃:“你们居然背叛了组织!想造反吗?”
张新杰正经:“你们会受到组织的惩戒的。”
王杰希和周泽楷:“......呃......”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