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子晞&sure

爱镇魂,爱巍澜,爱巍澜衍生,爱朱一龙水仙
不经常更新莫见怪
同时经常坑,所以会写短篇
初来乍到,请多指教,这里别子晞!

7.《论居一龙同志是怎么带三个娃还在娱乐圈里浪的》.

#《论居一龙同志是怎么带三个娃还在娱乐圈里浪的》.7
#别子晞来填坑啦,没坑没坑呢,爆字数了夸我!
#二花璧璧小雪变成小孩子穿越来居居的生活啦
#忙于开新坑和填旧坑都快忘记这篇了(;•͈́༚•͈̀)我还是更新惹!

今天带头捣蛋的终于不是花无谢小朋友了。
居一龙同志谢天谢地。看来每天晚上在心里默念了几十遍“我佛慈悲”来促使自己入睡的形式是有用的!居一龙同志开心得找不着北。
然后居一龙同志就看到了让他永生难忘的场景。
傅红雪小朋友正手握居一龙同志厨房里的菜/刀,一阵冷风卷袭呼啸而来,掀起他用绳子系好的两小戳头发,他好看的眉头轻轻蹙起,身穿着居一龙同志给他同意买的黑红色居家服,看上去是很帅气潇洒。
当然,要是他没有拿的是菜/刀的话。
再看看傅红雪小朋友对面的连城璧小朋友,略显稚嫩的脸上浮现出一个若有似无的笑意,看上去像年少家教良好的少爷,只用一根黑色的发绳绑起一个高马尾,还是露出了一直留长的黑发黑如鸦羽倾泻在双肩,身穿着如雨过天晴般的天蓝色的居家服,面如冠玉,翩翩君子。
当然,要是他也没有手持一把从居一龙同志厨房顺手掳走的水果刀的话。
锋利的刀尖上闪着刺芒,明晃晃的几乎要闪瞎居一龙同志的眼睛。
居一龙同志深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保持清醒,尽量平复下自己的内心,嘴里轻启着还没有出声,就看见傅红雪小朋友眸中一沉,直接瞪起脚就飞向连城璧小朋友,手中的刀闪烁着刺眼的锋芒。
傅红雪小朋友这动作,硬生生把居一龙同志嘴边即将溢出的那句“你们干什么”给憋了回去,差点被把他一口气憋死在喉咙里。
接下来,连城璧小朋友一个快速地闪过,眼睑微微一压,眼看着就要回手——然后,居一龙同志在心惊胆跳间耳畔还清晰地传来花无谢小朋友口齿清晰的加油助威声,简直就是火上浇油。
居一龙同志要爆发了!
“住手!”居一龙大声喝道,随及为了引起他们注意还猛地拍了一下桌子,桌子传来沉重的一声,本来傅红雪就是别人叫停也不会停下的人,纤长的眼睫轻轻颤抖了一下,还打算继续和连城璧切磋一下,但是傅红雪突然意识到这道声音的来源是自己以后的衣食父母,马上后退一步收了刀,乖巧地站在一边。
连城璧小朋友见傅红雪小朋友收了刀,自己也收了刀,乖巧地站在一边。
居一龙感到满意,心想这还不错嘛,小朋友还是很乖的。
然后他就看见花无谢小朋友眨巴着无辜的眼睛问,你们怎么不打了?
空气仿佛在刹那间凝固了。
好像只有花无谢小朋友的是流动的。
他见没有人回答他,又问:你们不是说要切磋的吗?怎么不切磋啦?
居一龙狠狠磨了磨自己的后槽牙,心想:总有的小朋友是例外的。

评论(7)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