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子晞&sure

爱镇魂,爱巍澜,爱巍澜衍生,爱朱一龙水仙
不经常更新莫见怪
同时经常坑,所以会写短篇
初来乍到,请多指教,这里别子晞!

【狗血爱情故事】.6

#巍澜,樊牧,风远,心沉,井东
#内含程慕生X杨修贤 胡杨X杨修贤大三角,慎入,谁较真我就就就,生气了啊(。・ˇ_ˇ・。:)
#如题,超级狗血,慎入
#恭喜林风见到自己媳妇!恭喜杨修贤成功拿下樊伟人头!

最后樊伟忍不住了,轻轻地眨了眨他那双深邃的眼眸,然后倏地,僵在脸上精致到几乎虚假得极致的笑像被人抹平似的瞬间消失了,幻化成了抿得僵直的一条线,黝黑的黑眸快速地眯了下,微微垂下了眼帘,透出一股不经意间蔓延空气的深沉,张口讽刺道:“杨先生好浓厚的深情,远在他乡也舍得去大英国找自己的......”

樊伟讽刺的话头倏地停顿住,嫣红的嘴唇也不恰时地轻启开露出一抹惨白色的牙齿明晃晃地炫人的眼,恶狠狠地磨着牙好像在思忖着要用了什么样的词语来形容杨修贤和牧歌的关系,既让自己舒服,又可以让杨修贤不舒服,可是那一刻大脑好像被杨修贤用白色的油漆泼了个透心凉,什么也想不出来,绞尽脑汁思忖了好久,久到杨修贤面上虚假挂出来的笑也渐渐消失到了尽头,才颇有些不甘地冷哼一声。

“不牢您樊大少爷费心,也是,您可是远在美国呢,哪来的美国时间来看我们牧歌啊?”杨修贤嘴皮子利索得跟机关枪似的,牧歌有时候简直怀疑他杨修贤是不是电脑程序转世了,别人上一秒刚刚吐出恶言,下一秒他就可以上嘴皮子碰下嘴皮子飞快地飙出讽刺的话,还不带缓冲的。

“你!”樊伟干瞪着眼却硬生生将准备要脱口而出的脏话憋了回去,好生说没把自己憋出个好歹来。

倒不是樊伟不想骂人,而是樊伟在美国接受了不少该死的贵族教育,连着他放荡不羁爱自由的性格也被这该死的贵族教育束缚得只剩下灵魂的躯壳,原本高高贵贵的樊大少爷被整得一副傲岸凛然的虚假破样子,在大学里意气风发的高傲样子现在是一点也见不着了。

“呵,别你我他了,谁爱听呢。”杨修贤一见樊伟被自己气得说不出话来,心里瞬间涌上了疯狂乱窜的快感,学着刚才樊伟冷哼他的样子,下巴微微抬起压低了下眼帘,从鼻腔里挤出一个怪里怪气的冷哼,直接钻进樊伟耳畔里,疯狂乱窜,窜得樊伟脑袋瓜子直疼。

只可惜了,刚才的樊伟是找不到话来说才冷哼,现在的杨修贤是直接把语句里明里暗里的讽刺藏进那个冷哼了,偏偏樊伟好死不死还听出来了,差点没忍住把卡在喉咙里的那句脏话给杨修贤飙出来。

杨修贤虽然不知道见好就收是怎么东西,但是见樊伟给他气得完全丧失了语音功能,也达到自己想要的效果了,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儿一把拽过正在偷瞄樊伟时不时还低头试图掩饰的牧歌,理直气壮地把牧歌拉走了。当着樊伟的面。还是正在气头上的樊伟的面。

樊伟:“......”

樊伟盯着扯高气扬的杨修贤拽走自己心心念念的牧歌,硬生生给他气得笑出了声。

先别管樊伟气得是不是打算请人定制好几个杨修贤的小人来扎,反正牧歌刚才全程没敢吱声,就这么看着杨修贤扯高气扬地把樊伟气得说不出话,诡异地感到有一点好笑。

牧歌突然就想起大学的时候,樊大少爷是真的典型的那种大少爷,典型的意思就是,高傲又傲慢,傲慢又嘚瑟,嘚瑟又张扬,要是是以前的樊伟被现在的杨修贤明里暗里地嘲讽,说不定直接就撸起袖子干他丫的了,哪里还像现在这样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样子啊。

想到这,牧歌的脑回路不知道是从哪个星球传接回来的,莫名其妙就脑补了杨修贤理直气壮地把大学时的樊伟同样明里暗里地嘲讽得说不出话的场景,诡异地戳中了笑点,没忍住也没想着忍住,就这么直接笑出来了。

牧歌:“噗嗤!”

杨修贤的歌声戛然而止,然后用疑惑的眼神瞟了牧歌一眼,看得牧歌瞬间闭上嘴巴无辜地眨眨眼眸,然后牧歌听见杨修贤用包含笑意的声音说:“怎么,你现在也看樊伟不爽了?看见我气得他说不出话,也很开心吗?”

牧歌暗自咽了口唾沫,突然发现杨修贤这么个说法好像也没有什么错,就是听起来怪怪的。

“对了,啊,小远和东东呢?”牧歌本来是想转移话题的,但是话头这么一顺出来,他才恍然发现,那两个小屁孩似乎不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才开始扯扯杨修贤衣袖问。

“没事儿,你的大学同学聚会,还会出事吗?樊大少爷不知道费了多少钱财弄出来的,要是突然发生点什么事,他自己都得找个地洞羞愧地跳进去,他们两个顺便乱窜也没事的。”杨修贤无所谓地说,说了一大堆屁话还是绵里藏针地不忘初心讽刺了下樊伟的财大气粗。

牧歌:“.......”牧歌诡异地又听出来了。该死的。

“但是我还是觉得不放心。”牧歌轻轻抿了下嘴唇,柔软的舌尖轻轻舔舐了下唇边,显得放开时两瓣嘴唇亮晶晶的,有种别样的乖巧。

“刚才我拉你去气樊伟的时候,就已经和他们说了,没事,有手机呢,实在不行打电话给他们。”杨修贤见牧歌这副好妈妈担心儿子的样子,诡异地被戳中了笑点。
看看啊,杨大少爷说的这是什么话,是“气”樊伟,又不是“见”樊伟,原来他早就打着这个主意啊,牧歌早就应该猜到的,杨修贤什么人的,最讨厌的人就是樊伟了,一见樊伟回来了就得跑过去气死他,还得拉上牧歌一起。

而这个时候,牧歌担心的章远和尤东东在哪里呢?

嗯,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章远觉得很生气,随便来陪牧歌来他的大学聚会,还可以看到他最讨厌的人,真的是很幸运了。

章远目光阴沉地盯着眼前坐在豪华沙发上葛优躺的少年,见少年轻轻上扬了一下眉,然后朝他扯开嘴角露出了一个异常诡异的笑容,有点嘲讽的意味,又有点嘚瑟的意味,还有点该死的开心的意味,看着章远就觉得心里不舒服。

章远心想,妈的,怎么去哪里都可以看到他。

少年心里想的是,哟,这不是章远吗?真巧。

好吃得不得了。

少年,也就是林风,上扬的嘴角笑意更加浓了。

评论(5)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