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子晞&sure

爱镇魂,爱巍澜,爱巍澜衍生,爱朱一龙水仙
不经常更新莫见怪
同时经常坑,所以会写短篇
初来乍到,请多指教,这里别子晞!

【狗血爱情故事】.3

#巍澜,樊牧,风远,心沉,井东
#内含程慕生X杨修贤 胡杨X杨修贤大三角,慎入,谁较真我就就就,生气了啊(。・ˇ_ˇ・。:)
#如题,超级狗血,慎入

“你们在讨论什么?”刚刚进来的章远还穿着青春年华的校服,蓝白相间衬得他的皮肤很白,宽松的校服隐隐约约勾勒出了少年纤细且颀长的骨骼,白色得一尘不染的衬衫下的校裤包裹着修长的一双大长腿,章远笑的时候是露齿的,白色的贝齿和红润的舌尖形成鲜明的对比,一双明眸都笑弯成了夜幕星河中那一轮轻轻浅浅的弯月。

这就是青春的少年郎啊。

牧歌在心中悄咪咪感慨了一句,然后正色和章远道:“没什么,你坐下,吃饭吧。”

“哦。”章远乖乖点点头,屁颠颠地小跑到牧歌身边的另一个空位上自然地坐下,一双明眸却亮亮的,好似刷上了最璀璨的烟火一般,他眨了眨明眸,笑着搓搓手说,“我听修贤哥说什么要去见你的前男友,是不是真的啊?”

“......”牧歌心中那点刚刚露出一星半点的对许久不见的章远的想念瞬间在章远亮晶晶的明眸和八卦的心下消失了,嘴角勉强地扯动了几下,才把这段句话断断续续地艰难地说完,“你,你就不要在意这个了,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就好了,嗯......那什么,咳,——吃饭吃饭。”

章远无辜地眨眨小眼睛,纤长的眼睫飞快地蹭过细长的眼皮,还故意讨好卖乖似的弯了起来,嘴唇适当地抿起来,腮帮子也合衬地鼓起来,歪着头和牧歌撒娇,“不要不要,我也要去!我好想去啦,牧歌就带我去嘛!”

这点上章远和尤东东一样,只闻牧歌的渣男前男友之声,却不见他之人,这下好不容易有个机会可以见到那个让大家骂骂咧咧的人了,怎么可能放弃嘛。

“我也去我也去!”尤东东见章远先开腔和牧歌撒娇了,马上顺势竞上附和道。

“去去去,大家都去。”杨修贤说着随意地摆了摆手,哼着不知名的小调儿软了骨头一样把身子完全靠在椅背上,好像是他说了算一样。

“......”牧歌没由来地为某个家伙感到背后一凉。

“我就不去了。”韩沉随意夹了一口白斩鸡沾了沾酱汁,暗色的酱汁在白嫩的鸡肉上细致地散开,渲染了一大片的暗红色,像幽夜深处他见了多的血液凝固在一起的皮肉——韩沉不经意地轻轻蹙了蹙修长没入两鬓之间的眉,面无表情地把那块有幸被他夹起的鸡肉吃进嘴里,咽下去后说,“我最近挺忙的,没空。”

“我也不去了,我要和巍巍过二人世界。”赵云澜没脸没皮地趴在沈巍身上看上去死活也拽不下来,嫣红的嘴在刚刚一张一合吐出第一个字的音调时就已经开始用肩膀有一下没一下地蹭蹭沈巍的胳膊,手上的动作也不停着,夹了一口菜端到沈巍嘴前停下冲人挑了挑眉,沈巍也就乖乖地吃了下去。

赵云澜见沈巍实在是乖巧,简直越看越顺眼,完全看不出眼前这个眉眼弯弯的正人君子前几天还把他坐得下不了床的一星半点的模样,又伸出罪恶的手覆上沈巍白嫩嫩的脸上轻轻用指腹揉搓了一下,沈巍就着他的动作也配合人在外面龙城纯一的面子乖顺地弯了弯眸。

反正在家中他们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就好了。

杨修贤懒得看赵云澜和他的小娇妻叽叽歪歪卿卿我我,翻了个大大的白眼送给正在伸手揩油的赵云澜,阴阳怪气道,“行行行,反正我打头阵就好了。”说完更加得寸进尺地翘起二郎腿,一副放荡不羁爱自由的江湖浪子样,这会倒不哼小曲儿了,直接一脸悠闲地吹气口哨。

“这个......你们以什么身份去的?”牧歌实在没忍住弱弱说了一句真理,这让跃跃欲试的两位小朋友陷入了诡异的沉思,还是放荡不羁爱自由的杨修贤霸气地一甩手直接明晃晃砸了一句“当然是牧歌歌的现男友的身份啦”,直接砸得在座的各位眼冒金星,牧歌更是差点屁股没坐稳给摔下地上去了。

“......”牧歌的嘴角诡异地抽搐了好几下,总算是把压抑在自己内心的那句快要脱口而出的“神经病啊你”给有教养地憋回了肚子里,从微微打颤的舌尖窜到干涩的喉咙,就是忍得有点辛苦,纤长的手指都有些微微的颤抖。

“怎么了?不行吗?”杨修贤蔑视天下地环顾四周,还仰了仰下巴,绣口一吐,字字句句如小刀子哗啦啦划着牧歌同样在微微颤抖的心,只闻杨修贤冷哼一声道,“我以前又不是没这么干过。”

“噗——咳咳!咳咳咳咳......”杨修贤话音刚落,牧歌就被刚刚饮如喉的清茶给死死呛到了,乱七八糟咳了好一会,然后少有地怒视着正在无辜耸肩看向他的杨修贤。
我就知道!牧歌在心中痛苦地呐喊,要是可以,他一定要回到前几分钟,拼了命也要把杨修贤的那张过分真实的嘴给捂上,怎么什么都往外说!

虽然章远和尤东东不是外人,但是!这么那什么的事情,怎么可以随便说出去呢!

“什么?”尤东东错愕地盯着杨修贤看了好一会,又把震惊的目光转向拍拍胸脯试图呼气吸气平复气息的牧歌,“你们原来是这种关系?”

“是啊,才知道啊你。”杨修贤吊儿郎当地回答。

牧歌倒吸了一口气,这回答真是该死的甜美!

甜美到他不敢呼吸!

“没有这回事,别听他胡说。”关键时刻还是韩沉靠谱,心累地扶了扶额辩解着,还无辜被牵连的无辜人士一个清白。

“那......修贤哥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章远眨巴眨巴眼眸,嗅到了一丝丝一咪咪一丢丢八卦的气息。

“没什么,就是他无聊了。”韩沉警.官一板一眼地说到。

“那......”章远张口还没说完,刚刚吐出一个字就被赵云澜打断了。

“小孩子不需要知道这么多事情,”赵云澜也跟着非常严肃地正色道,当然要是他的怀里没有欲说还休好像在玩欲擒故纵的沈巍就更加真实了。

“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韩沉轻轻地说,笑意深沉地望向突然有点心虚正在用喝茶掩饰的杨修贤,笑意愈来愈浓,“是吧?”

杨修贤干巴巴看着韩沉那深邃的眼眸,干巴巴道:“咳咳,是,是啊。”

评论(8)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