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子晞&sure

这里全职厨和盗笔厨
喜欢全职的好多冷CP
不经常更新莫见怪
初中开学了冷漠
同时经常坑,所以会写短篇
初来乍到,请多指教,这里别子晞!

【全职】Regardless.3

Chapter.3 Obvious

吃完早餐,黄少天又重新翘起二郎腿嚣张地架在桌面上,满足又慵懒地眯眸伸了个懒腰,就立刻没骨头似的把整个后背交给软软的椅背,长长地叹了口气问郑轩:“阿轩,有任务没有?就本市的,多大多小的Hold我都接了。”
“啊......”郑轩正啃着猪肉韭菜馅的蒸饺,一口咬下去吧唧吧唧地咀嚼着,听黄少天问了话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应了一声表示自己在听,然后就奋力把好吃哭的蒸饺咽下去一本满足,也不管着含糊不清的声音黄少天到底听见没有,就趴在桌子上语速慢慢地回了一句,“你这么闲啊?White级别的Hold你接吧?”White,所有Hold里面级别最小的那一个,一般都是青训营的小屁孩来练手的。
“呵!接!老子闲到无聊刚才还都数自己手指了,好不好?”黄少天的冷哼从喉咙里传出来砸到郑轩耳朵里,黄少天捧起自己清秀的脸冷笑一声,不理郑轩的调侃。
“你这不是无聊,是堕落,都去抢人家青训营小朋友的Hold了,你良心不会痛吗?”郑轩轻抬了一下眼帘,忍不住又怼了一句。
“我要是有良心就好了,哥!”黄少天赏他一个豪华的大白眼,又说,“你问一下景熙。”
徐景熙,蓝雨的治疗,治疗除了给收完Hold受伤的队员治疗以外,还有个用处,那就是专门负责检测寻找Hold的。
“你干嘛不自己去问呐?”郑轩嘴上这么说,身体倒是很诚实地掏出手机找徐景熙的微信问他有没有Hold被他找到。
“我懒!”黄少天理直气壮地喊了一嗓子。
“呵呵。”郑轩再次还他一个白眼。
没有。徐景熙回郑轩,思忖了好一会以为有什么事,又问了一句怎么了。
没什么,队长不在,黄少寂寞了,找Hold来玩玩。郑轩面不改色地把刚才和宋晓说的话再次传到了徐景熙耳里,并且全程嘴角上扬。
哦,这样啊,早说嘛。徐景熙了然,又说,有个White级别的在朝希广场,问黄少来不来。
“有个White级别的Hold去不去?”郑轩心说,一语成谶,厉害了自己。
“去!”黄少天毅然点头,又扬眉怪笑问郑轩,“你嘴挺灵啊,改行当预言家不?”
“你当狼人杀呢,还预言家,这叫灵验,知道吗?”郑轩不乐意了,和黄少天抬杠。
“Ok,在哪儿?问景熙!”黄少天手一挥不打算和郑轩争辩狼人杀这件事。
“朝希广场,去吧黄少!”郑轩见他拉回了正题,头一点,没忍住又说,“就决定是你了!黄少天!”
“你当我皮卡丘呢!”黄少天怒目瞪他。
“是是是,你哪有皮卡丘半点可爱,明都是黄色的。”音落郑轩瞟了一眼黄少天灿烂如太阳般耀眼的金发,叹了口气一副老成的样子。
“嗯?郑轩,你说什么?老子难道不是天下第一可爱吗?”黄少天一拍桌子,声音之大让郑轩和宋晓扶额,想了想黄少天又觉得不太对,马上又跟了一句,“不对,老子天下第一帅!”
“帅帅帅,黄少你嘴帅了好吧?Hold你还接不接了啊?快去吧。”一直沉迷吃早餐的宋晓忍不住说。
“好,那么......再见!”黄少天立刻从椅子上蹬起来,一溜烟跑了,但还是在推开门的时候还背着郑轩和宋晓,说了句意味深长引人深思的再见。
“黄少他......”宋晓一副不敢说话的样子。
“什么?”郑轩好奇。
“黄少真的堕落到去抢人家青训营小朋友的Hold了啊!”宋晓抱头。
“是啊......”郑轩若有所思地说,“真没出息。”
而黄少天已经坐地铁来到了朝希广场。
Hold的出现一般人是看到的的,所以Hold Player们当然要抓紧时间解决掉Hold,毕竟也只有少数人才知道Hold的存在罢了。
黄少天食指和大拇指来回细细地摩挲着,左顾右盼中他总算在朝希广场周围废弃的旧电厂看到了Hold,它升得不是很高,黄少天就直接召唤了他的武器,一把光剑冰雨,一箭穿心。
要想解决Hold,唯一的途径就是跑到Hold里面,从它的深处下手。当然这很容易会一不小心失手,被Hold给吸进去,要是被吸进去,说不定就再也出不来了。等级越高的Hold吸人的段位越高,不过黄少天眼前的这个,不过是最低价的,而他自己呢,又是战队的王牌,收拾它可真的是易如反掌。
这个最低价的White级别的Hold,最深处即便是黝黑深邃的黑,但是散发出来的,却是浅浅的白光。
黄少天眯了眯眼,御剑飞进Hold里面,又反手把冰雨斩向黑洞,一道道幽蓝的剑光闪影下,Hold越来越小,最后甚至容纳不了黄少天。
黄少天好看的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尖锐又可爱的小虎牙。
不到一分钟,甚至可以说不到二十秒,Hold就被黄少天解决了。
黄少天收好泛着蓝光的冰雨,伸了个懒腰,又恢复了懒散的样子。
黄少天打着哈欠,坐地铁返回蓝雨。他望着细雨绵绵不绝的天空,笑了笑,浓密的眼帘微微遮去眸底的深沉和深邃。
不过这深沉和深邃,在回到蓝雨见到那个人的时候,土崩瓦解。
“你......”黄少天错愕地望着那个令他夜不能寐的人,看着他眉眼温和眉清目秀的脸,不自觉眼眶微微泛红,有种不真实的梦幻感。
“队长......”那两个字在黄少天的唇舌间碾转,最终还是轻轻浅浅地逸出,每个字每个音节,起承转合都仿佛蕴含着千丝万缕的思念。
“是我啊,少天。”喻文州和他极浅地一笑,声线还是这么温润。
陌上颜如玉,公子世无双。
真好。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