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子晞&sure

爱镇魂,爱巍澜,爱巍澜衍生,爱朱一龙水仙
不经常更新莫见怪
同时经常坑,所以会写短篇
初来乍到,请多指教,这里别子晞!

【张戴】『一介书生』

#由《一介书生》这首歌引发的灵感#
#OOC?忽略吧#
#尝试古风然后梦想泯灭#
#安利冷CP#

傍晚,天灰蒙蒙,如谁打了浓墨,使它渲染了一大片一大片的天际。空气阴冷阴冷的,如丝如点的雨悄然落下,打在身上,毫无一点感觉。
被秋染成了橙黄的枫叶片片,在微风中摇曳,不时凋零下几片,正所谓叶落知秋。
张新杰一路负笈,淋着雨,满头柔顺的青丝被雨浸湿得狼狈地紧贴在洁白的额头上。
偶然路过一个小亭,刚想进去避雨,却瞥见油纸伞下巧笑倩兮的少女,他目光蓦地一滞。
“姑娘,能否借此小亭一避?”
少女听闻,纤纤玉手托着油纸伞,回眸,四目相对,随即莞尔一笑:“嗯。”
张新杰思忖几秒,朝她极其温文尔雅地抿唇一笑,道:“敢问姑娘芳龄几许?”
音落,他在心里悄悄也道上一句:我着迷。
少女笑弯了美眸,:“碧玉”
张新杰颇有几分呆滞地看着少女被风挑起的几许青丝,翕动了一下唇瓣,才回过神,怀着几许期待道:“小生乃一介书生张新杰,不知姑娘的芳名?”
少女灵动地眨了一下美眸,缓缓向张新杰走来,头上的油纸伞被把玩在手中转了一下,她笑意浅浅,“戴妍琦,张兄,幸会。”
不,不只是幸会,还有幸识。
张新杰心想,悄悄在心头补了一句。
同时他也懊恼,该怎样用文艺而唯美的句子来获取眼前少女的芳心?
空有满腹的诗文,却难以表我心。
戴妍琦抚去了几许青丝,别在耳后,她抬眸望向张新杰,问到:“张兄还有何事?如若无事,先走可否?”
即使不舍眼前少女的离别,张新杰也得将满腹的念念难忘舍在心头,礼貌地回一句:“再见。”
远远望着戴妍琦临走时娇小的背影,张新杰俯身拾起一朵凋零的残花,轻叹一声无奈。
是落花也无情?
为何我拾得起零花,却无法获取你都芳心?
戴妍琦。
他反复念着这个名字,落寞:而我一介草民,怎得姑娘垂青?
压抑住心头涌上的落寞,张新杰只盼高中功名,迎娶深爱的她。
思念的思绪难免,在心中泛起层层涟漪。
一介布衣,又何必长情?
即使布衣,也为一往情深执念。
那场雨,从没停,已刻下了烙印。
姑娘,待到小生高中功名,你嫁我了好?
小生永远盼着你回复的肯定。

评论(2)

热度(14)